龐寶林:債券基金未現曙光

文章日期:2018年7月16日

【明報專訊】受益於貿易戰對環球股市的衝擊,投資級別債券市場回暖,成熟市場國債收益率較年初均有所回落,美10年期國債收益率回落至2.85厘徘徊。儘管如此,第二季度債券基金仍平均錄得跌幅。其中相對表現較佳的是可換股債券基金,平均回報0.67%;可換股債券具股債雙重性質,抗加息能力較一般債券大,債券價格因利息上升而下跌的幅度較小,因含有公司股票的認股權證,若股價上升,債券價格也會上升。

除此之外,其他債券基金的平均回報均下跌,包括美國債券基金平均下跌0.42%,其中投資於存續期較短的短債基金相對表現較佳,美國高息債券基金亦多數下跌;其次為通脹掛鈎債券基金,平均跌0.44%,次季美國通脹數據首次達至聯儲局2%的長期目標,通脹掛鈎債券價格隨之由負轉正後又迅速回落,下半年在環球貿易戰的威脅下,再通脹的機會較小,料僅溫和增長甚至負增長。

美國聯儲局對今年加息預期由3次上調至4次後,高息債券基金未能躲過下跌的走勢,平均下跌0.69%,同期歐洲債券基金平均下跌0.83%,歐洲央行逐步減少買債,2019年或開始正式收水。

亞洲債券基金及新興市場債券基金次季表現最差,分別下跌1.63%及6.45%。筆者在此前專欄分析過,一方面因為亞洲尤其是中國及印度企業違約率的輕微增加,令亞洲公司債券的信用風險溢價擴大。另一方面由於美匯指數最高反彈至96水平,誘發新興市場債市及匯市雙殺,印尼、阿根廷、巴西及土耳其央行大力出手捍衛本國貨幣,資金隨之從新興市場大舉流走,而新興市場債券基金中表現最差的幾乎全數來自以本幣計價發行的新興市場債券基金,下半年風險仍然不可小覷,但近期美匯回落,新興市場債市或有反彈之機。

在亞洲債券基金中,我們留意到錄得正回報的多數是中國債券基金,筆者曾經提及原因是中國債息相對較高,風險仍在可控範圍,若房地產行業持續穩定,中國國債及美元發行的公司債券仍是亞洲債市中較佳的選擇之一。

中國債券回報 或遭人幣貶值拖累

惟投資者需注意的是,以人民幣發行的中國債券回報或會被人民幣貶值趨勢拖累,美國欲對全數從中國進口的商品加稅,中國可能借用人民幣貶值的方式緩解貿易戰對GDP的負面影響,同時內地去槓桿的經濟周期也預示人民幣的短期下行壓力,因此亦宜選擇美元計價債券或有美元對冲機制的中國債券基金。

(本文意見只供參考,東驥基金及東驥基金管理的基金組合,有可能持有文中提及的基金)

東驥基金管理董事總經理

[龐寶林 債市情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