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淵子﹕中國不可做孤獨巨人

文章日期:2018年7月16日

【明報專訊】龍淵子這次在台灣呆了五六天,朋友在台北安排見了些金融界人士,然後到宜蘭小憩兩天。龍淵子來過台灣十幾次,可宜蘭一直緣慳一面,這次終於成行!

從台北到宜蘭開通雪隧後只要1小時不到,接近全程高速,方便至極。宜蘭在台灣東北部,是漁農旅遊大縣,經濟整體偏落後,老實說,宜蘭的城市建設在大陸可能只有四線城市水平,沒主城區,呈扁平狀散開,礁溪、頭城、宜蘭市、團結鄉、三星鄉、五結鄉、蘇澳各有各精彩,台灣連區域劃分也跟日本一致,都、縣、市、鄉、鎮……,所以宜蘭市只是宜蘭縣的一部分,在日台真別把縣長不當官,杠杠的地方大員。宜蘭沒有機場,宜蘭火車站可愛的裝飾下有濃濃的古早味,考究下果然是「日據時期」的產物。宜蘭第一重鎮羅東,也是日本當時設立的驛站,也是日本在宜蘭首設治所的地方,聽着好像很侮辱,又不是原始社會,設什麼治?事實上,120年前的宜蘭還是很原生態的,蘭陽平原的漢人不算特別多,反而不少平浦族原住民,羅東也是平浦族叫法。當時宜蘭還算好,往下的花蓮和台東就真的是無敵原生態了,只有崇山峻嶺,海岸線和原住民。所以公平來說,漢人(閩南人和客家人)開台,日本人在治理台灣方面立下大功,真正把台灣帶去初級現代社會,台灣現在稱「日據時期」為「日治時期」,撇除民族感情,台灣人這麼說不能說全錯。當然,咱們肯定說「日本人殺了多少台灣志士,還認賊為父」,可人家可能覺得沒開化以前,一年族群械鬥和被生番出草的也差不多這個數。况且,中華民族的記性素來是金魚的記憶力,要不還有啥「清宮戲」,還有「啥奴才,老祖宗」這些惡心對白!

日本文化軟實力強大 正是中國最弱

當然龍淵子很反感台灣親日派的奴性,可最少咱們得明白人家思想的本源。痛批台灣皇民無恥就更是緣木求魚了,皇民根本就不覺得自己是中國人,就像台北市長柯文哲公開說:「我生出來的時候,年輕的時候就是日本人(日據時期),你讓我愛國,愛哪個國?」柯文哲已經不算一級皇民了,你問問李登輝、辜寬敏、許文龍、史明……壓根他們就覺得自己是日本人,所以你跟他講愛國,愛中華有何意義?

日本化也深深滲入台灣菜,這次在宜蘭體會很深,宜蘭是台灣農業漁業大縣,高麗菜、三星蔥、二湖菠蘿、葛瑪蘭黑豬、蘇澳漁港聞名全台。在宜蘭除了嘗了葱油餅、肉羹、羊肉湯外,最好的餐廳幾乎全是手作料理,如玻璃屋、光武、大魚寮……對海鮮的烹飪手法也是日式,魚生、醬油煮的,甚少廣東、江浙海鮮烹飪的影子。就算在宜蘭數一數二的紅樓中餐廳,吃宜蘭聞名的「櫻桃霸王鴨五吃」,以為是北京烤鴨,主力菜一端上來,櫻桃鴨手握壽司。老實說,味道還是不錯的!你在台北吃台菜,事實上這幾年也無甚新意,還是明福、茂園、金蓬萊、儂來這幾家,印象中也就那五六個菜,反而日本料理店蓬勃發展,而且有時還有不少驚喜!

真的佩服日本人的軟實力,事實上台灣只是一個縮影,香港何嘗不是,年輕人無日不歡!甚至泰國、越南、緬甸、新加坡也是日本文化的殖民地……文化軟實力這恰恰是中國最弱的一環,當然比以前好不少,可跟現在的整體國力和政府國民希望外界對咱們觀感應當像匹配的軟實力差太遠了。中國如果在政治,經濟上本身就已經跟絕大部分國家迥異,如果文化等軟實力又不濟的話,事實上是很難有真心朋友的,非洲黑人兄弟更多的是情感上的遠方呼應而已,僅此!

借鑑德國模式:有捨才有得

中國到了今天這個位置不容易,畢竟經濟總量世界第二,軍事實力也頗強,可當咱們真正要成了一個小伙伴圈的話,就發現接近沒招,除了一些窮兄弟,其他不甚了了,這種兄弟隨時最後給你背後一刀!咱們的一帶一路事實上從概念上是對的,這是整個戰略縱深的拓展,是中國生命線的堤壩!可問題最後發現還是老問題,還是一班窮兄弟,嗷嗷待哺,或者極度無恥貪婪……而且戰略上隨時會被掐斷,無論從中亞方向還是南海方向。所以一個第三世界大團結的一帶一路對中國也是一個天大的壓力。中國現在必須考慮,你的第三世界兄弟最後時刻還是拿不出手的,丐幫幫主不好當!而且因為政治經濟體制的大不同,一旦中國跟美國翻臉,那可就是群毆!事實上德國的發展模式中國可以借鑑,雖然也是不容易,可相對穩妥。德國戰後重創,還被閹割,國土面積只有一戰前的一半,包括龍興之地東普魯士和哥尼斯堡。

德國二戰除了發展經濟,崛起成為世界第三大經濟體,在大戰略上,德國應該如何跟周邊國家,乃至歐洲各國相處了,是對百年死敵法國心懷怨恨,跟波蘭、俄羅斯索要舊土,對周邊德語區百姓拉攏疾呼回家呢?如果這樣,德國最後也就是一個孤獨的巨人,何况全球老美一家獨大,這就等於迫使周邊國家跟老美結盟,那麼你還有何勝算?德國人立刻變陣,一邊認慫,我錯了,我真錯了,降低各國戒心;另一方面,德國寫進憲法不求改變現有國土疆界,等於放棄波蘭,俄羅斯侵佔德國的故土……最後德國弄了個歐盟,弄了個歐元,慢慢地,德國成了歐洲絕對的大佬,而歐洲大部分國家的本土經濟也被「德軍」佔領了,德國也幾乎完成了德意志第二、第三帝國功虧一簣的功業,體制和經濟上控制住了歐洲大部分,其他各國雖有萬般不願,如歐豬各國,東歐各國,問題是你敢脫歐嗎?你又不是英國,這些國家一脫歐經濟民生立刻崩潰,國內大型企業也被消滅得差不多,你脫來干嘛?除了無謂的民族心。這樣一來,德國的小伙伴已經牢不可破!

與周邊國和解融合 減被群毆風險

說回咱們中國,你如果堅持跟咱們周邊的日本、印度、越南、菲律賓死磕,當然咱們跟德國不同,咱們吃日本這些國家的虧太大,傷害太深,難於釋懷,印度這種國家更是無聊,逢中必反。問題是,你如果不能跟這些國家真正意義上和解,乃至融合,你就基本是一個孤獨的巨人,而這些國家一定抱大腿,跟美國結盟抗中,那你還有勝算嗎?被群毆風險很大。龍淵子覺得中國如果真想有自己堅實的小伙伴群,可能得放低身段,委屈自己也是沒有辦法的!國家跟人一樣,沒捨何來得,這可能是值得執大權者思考的!

[龍淵子 清源茶舍]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