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迪藍:國家安全成人幣國際化動力

文章日期:2018年7月16日

【明報專訊】視乎商品當時的市價,中國每年在進口石油、鐵礦石、煤、銅、大豆這五大商品方面,就要花費2500億美元至4000億美元,才能繼續經濟增長。

即是說,中國在實現經濟增長之前,就必須首先「賺取」2500億至4000億美元。只有這樣,中國才能轉頭用來購買該國需要的商品,以確保其長期經濟增長。但美國總統特朗普現時不斷明示,中國必須大幅減少對美國的巨額貿易順差,這意味中國將來再不能夠通過與美國的貿易,來賺取所需的美元。

這令中國陷入了兩難:一方面,她需要大量的美元;但另一方面,美國總統特朗普要實施一些政策,阻止她賺取這麼多美元。中國應該怎樣做?它有以下幾個選擇:

(1)中國可以選擇不理會這些噪音,只當美國是擺出政治姿態。但對於中國領導層來說,這種做法是鹵莽和不顧後果的。實際上,這等於將主觀願望當成一種策略。在中央政治局近年的會議紀錄中,都很少將主觀願望當成一種策略;

(2)中國可以嘗試向美國施加壓力,要美國改變其誇張的修辭,不然就要冒着情况惡化的風險。這可以通過多種方式進行,例如拖延企業的併購交易(如恩智浦和高通);向個別美國公司施壓(如美國記憶體生產商Micron);嘗試和其他國家合作,以及向世界貿易組織(WTO)投訴(中國正試圖聯合歐盟這樣做,但收效甚微);甚或發出人民幣可能貶值的信號(自6月中以來,人民幣已轉弱不少,即使墨西哥比索和土耳其里拉等其他新興市場貨幣也穩定了下來);

(3)中國可以盡量減少購買商品。但這幾乎等於接受一個低得多的經濟增長率。當然,這也會引發商品價格下跌。對於全球經濟增長來說,這種做法也是不利的,新興市場國家將會遭受重創;

可推行商品以人幣定價計劃

(4)若中國無法透過貿易獲得新的美元,就必須透過向美國投資者出售資產來獲取美元。這個可能是存在的。很明顯,中國亦正在繼續向外國人開放其債券和股票市場。但長遠來說,對於中國這並不是一個好策略。因為實際上這意味着以偏低的價格來出售有價值的資產。外國投資者為什麼會對內地的資產感興趣?本質上,這是因為內地將其「家傳之寶」以偏低的價格典當;

(5)既然美國不再讓中國透過貿易獲取美元,中國可推行商品以人民幣定價的計劃。將一些關鍵進口商品由美元定價改為以人民幣定價,在任何時間都符合中國的國家利益。畢竟,中國為何要繼續倚賴美國銀行的能力和意願,來為其貿易來提供融資?

這個簡單的事實解釋了,為什麼近幾年中國開始推行人民幣國際化,以及向外國投資者開放其國內債券市場。這也解釋了,為什麼今年3月份,中國在上海推出以人民幣定價的石油期貨。

上述5個選擇當中,看來這個是最佳的選擇。

剩下來的問題是,美國近期的激進言論,以及它對世界貿易組織基礎造成的傷害,是否會驅使中國大幅加快其「去美元化」行動?抑或中國會對美國讓步,以避免引發美國更憤怒的回應?特朗普的保護主義又是否會令人民幣國際化成為中國國家安全的必要條件?我們將在下星期回答這些問題。

GaveKal Dragonomics資深經濟師

[潘迪藍 國際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