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曉佳:指數公司為小米開方便門

文章日期:2018年7月12日

【明報專訊】由天價估值削掉大半後仍被視為過高,眾星拱照下在上市首日跌破招股價,掉落「凡間」的小米(1810)原有望成為首隻CDR+W股,偏偏遭到發迹地唾棄,不過境外的指數公司並沒有忘記它。在上市首兩日,小米已先後獲恒指公司及富時以快速通道納入旗下指數,霎時間大家都站在道德的高地去批判這些指數公司。

監管機構先撤底線 難責指數公司無貞操

從道德高地看,恒指公司和富時確實沒有什麼底線。先是周一小米掛牌當天,恒指公司就宣布本月底把它納入恒生綜合指數。恒生綜合指數本來每半年才檢討一次,上次恒指公司採用快速通道,是破格地在季度檢討把眾安(6060)和鴻騰(6088)納入。但對於小米,是在任何原定檢討日子之外,突然就宣布。恒指公司形容是根據「快速納入」規則納入小米,其實說是「極速納入」也不為過。至於富時,早就在小米上市前就事先張揚,在上市第二日宣布把它納入6個指數,下周一生效。這消息間接造就小米近兩日表現跑贏大市,亦重上水面。

批評者說,這批指數公司的尺度寬鬆得很,看到小米上市首日3000多億市值就垂涎三尺,可是批評者都忘記了,最先拋棄底線的是監管機構,既然把關的監管者都放開了,為何又要去批評以賺錢為己任的市場參與者?

指數基金 非想像中低風險

其次,投資者理應及早了解到,所謂指數基金、被動基金,並非坊間所說那樣低風險。ETF推廣者時常說,買入追蹤指數基金可以避免基金經理估錯市,但其實只是把資產由基金經理交由指數公司託管。以往是基金經理選股,現在是指數公司選股,金錢遊戲的本質並沒有不同,分別只是跟基金經理的選股模型,還是跟指數公司的編製方程式。

說指數公司搬龍門並沒有錯,但規則的改變背後,指數公司有做足工夫。例如恒指公司早在今年初諮詢業界,是否讓同股不同權公司加入恒生綜合指數,結果有74%的受訪者贊成。對於恒生指數會否納入W股,據聞恒指公司雖有想法,但連諮詢都十畫未有一撇。

至於國際指數公司,大家亦不必抱有太大的道德期望。一直只是「老二」的富時,較行業大佬MSCI更積極是意料中事。但MSCI並非如想像般企得硬,一大堆美國的同股不同權公司不就在MSCI指數內嗎?別忘記MSCI多次拒絕納入A股,最大關注點也不是企業管治,而是資金進出問題。

換馬炒作從來短暫

至於這次富時把小米納入6個指數,最惹人注目的「富時強積金環球指數」,其實這不代表大家的血汗錢要無可倖免地買入小米,因為「富時強積金環球指數」只是作為DIS(又稱懶人基金)股票部分的參考,所謂參考不是強迫資金買入相同組合,而是參考指數的投資地域及行業分佈。

以富時集團超低的透明度,現時還不清楚小米納入該6個指數代表多少資金要追入。不過指數換馬從來都是炒短線,以去年金利豐(1031)納入MSCI香港指數(宣布納入後股價升4成,納入後一個月跌兩成)及舜宇(2382)入恒指(宣布納入後升一成,納入後一個月跌22%)為例,小米的未來非這幾天的股價可以想像。

[李曉佳 財經澡堂]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