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迪藍:美抽走游資 新興股市趁低吸 - 20180709 - 報章內容 財經 - 明報財經網

潘迪藍:美抽走游資 新興股市趁低吸

文章日期:2018年7月9日

【明報專訊】受到美元轉強、國際流動性趨緊以及貿易戰局勢升級的綜合影響,新興市場貨幣在過去幾個月的下跌幅度,要比2013年夏季的「量化寬鬆縮減恐慌」(Taper Tantrum)時還要大。新興市場最令人擔憂的,是熱錢不再存在之後,會引發它們的股市出現追收「孖展」(保證金)的問題。作為一家公司,我們對新興市場在這個周期中的前景傾向於樂觀,而且這可能是一個很好的趁低吸納機會。

但是,在考慮入市與否之前,投資者需要先考慮新興市場當前的拋售潮是受到什麼關鍵因素驅動。我們認為,有以下幾個因素。

第一,美國聯邦儲備局曾經多次聲明,它將會堅持(甚至可能加速)其相當強硬的貨幣政策立場。

第二,聯邦儲備局正在收緊量化寬鬆政策,縮小其資產負債表,這將會引致美國以外的地區的美元流動性趨緊。由於美國的財政赤字還會繼續擴大,這將會吸走外國人一直用較寬鬆的條件借入的過剩美元,加劇美國以外地區美元流動性趨緊的問題。

第三,對美國發動貿易戰的擔憂,已經嚇怕了新興市場資產的投資者。他們憂慮,如果全球供應鏈因為關稅壁壘上升而解體,倚賴貿易的新興經濟體將會成為最大的輸家。

美國新關稅掀當前拋售潮

按道理來說,美國的利率政策和資產負債表管理預期工作做得不錯,一早已經事先張揚。同樣地,未來5年,美國的財政赤字將會擴大4680億美元的預測,近幾個月亦已經被消化。這看來亦不太可能成為6月份新興市場貨幣兌美元匯率下跌2.5%的原因。

所以,新興市場貨幣在6月份下跌的主要罪魁禍首,應該是美國的新關稅有可能扼殺新興市場的出口能力以及賺取美元的能力。這個發展,違反了以往美國經濟強勁時,其經常賬赤字會出現井噴式增長,從而令美元出現結構性疲弱的情形。

現時,對於貿易戰對儲備貨幣有什麼影響,以及它會給新興經濟體帶來什麼風險,Gavekal的合伙人的看法分歧很大。有一個合作伙人認為,美國聯儲局應對這個會削弱經濟增長的發展,將會調整其貨幣政策至不再那麼強硬,這將會令美元轉弱。另一個合伙人則認為,美國的保護主義抬頭,將會對其他經濟體造成嚴重打擊,令資金重新回流到美國,從而推動美元上升。

打擊其他經濟體吸資回流 短期看好美元

我們公司短期內較傾向看好美元。但是,不論是那一方加劇貿易摩擦,都意味着全球經濟增長將會放緩。在美國的新關稅對全球供應鏈產生的衝擊明朗化之前,工廠以及相關基礎設施的投資都可能會停滯不前。重點可能不是放緩的幅度,而是放緩一事。金融投資者歷來投資在新興市場,都是因為它們的經濟增長速度比發達國家為快。如果這些倚賴貿易的國家的「增長溢價」不再存在,在投資者心目中,它們的股市就可能要降級。

這相信就是6月27日之前的一星期內,投資者從全球的股票基金中提走大約300億美元的原因(這乃是歷來第二大的同類資金流出)。不過,就目前來說,大多數經濟體的增長數據看來仍然不錯。

此外,如果市場對於潛在的經濟增長衝擊真的具有前瞻性,那麼油價近期繼續上漲,看來就有些格格不入。基於這種情况,我們建議,若投資在新興市場,就要有一些對冲的考慮。

對冲考慮 留意資產估值及穩定性

即是說,投資者除了看資產的估值之外,還要留意其穩定性。例如,菲律賓和新加坡的貨幣現時都屬於超賣,但這兩個國家的經濟對於外部衝擊的抵抗力卻偏低。

至於俄羅斯,會有一些推行寬鬆政策的空間,其財政狀况可以讓它承受油價溫和下跌。相比之下,印度仍然擁有良好的宏觀基本因素,但其資產價格卻較為昂貴。

最後,巴西和土耳其的資產價格屬於便宜,但兩者的經濟看來都比較脆弱。因為巴西的經濟正面對財政赤字不斷上升以及選舉結果不確定的問題,後者要到今年11月才明朗;而土耳其的經常賬赤字又很大,它們對於遵守正統金融規則的承諾亦有些令人懷疑。

GaveKal Dragonomics資深經濟師

[潘迪藍 國際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