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偉銓﹕填海造地 不應迴避 - 20180709 - 報章內容 財經 - 明報財經網

謝偉銓﹕填海造地 不應迴避

文章日期:2018年7月9日

【明報專訊】俗稱「土地大辯論」的土地供應專責小組進行的公眾諮詢尚在如火如荼之際,特首林鄭月娥在上任一周年以急市民所急的姿態,提出增加土地供應要靠填海,令 「維港以外填海」這個土地供應選項即時成為焦點。筆者一直認為,填海造地是 其中一個有效紓解土地短缺的長期策略,問題是如何落實推展。

早於2011 年,政府進行《優化土地供應策略─維港以外填海及發展岩洞》的研究,在全港範圍物色具潛力的填海地點,分兩階段進行公眾諮詢。在首階段諮詢完結後挑選了5個近岸填海的選址(包括屯門的龍鼓灘、北大嶼山的小蠔灣和欣澳、沙田的馬料水及青衣西南),以及在大嶼山與香港島之間的中部水域興建人工島,進行第二階段諮詢。這6個填海選址亦包含在今次土地供應專責小組的增加土地選項之中。

政府原擬在 2014 年向立法會申請撥款,進行中部水域人工島的策略研究,但在議員未達共識下,政府撤回撥款申請;2015年初立法會工務小組亦否決了有關欣澳填海的規劃研究及相關工地勘測工程的撥款申請,可見填海這議題具爭議。

可彈性規劃 同時平衡環境保育利益

然而,筆者始終覺得填海是有效長遠增加土地資源的方法,不應迴避。填海造地最明顯的好處是可提供具規劃彈性的大片土地,供綜合發展。雖然在推展過程中會面對不少阻力,包括對保護海洋生態環境的挑戰,一系列法定程序的驗證,包括《環境影響評估條例》、《城市規劃條例》等批准及程序,採取緩解措施,以平衡環境保育及市民大眾的利益。

另外,社會上亦有意見認為覓地應以政府收回私人土地作為優先考慮手段,例如收回棕地及私人農地,這似乎忽視了執行上的難度。以棕地為例,現時不少棕地的用途是難以在市區覓得土地和空間運作的,包括貨櫃場、大型機器的存放、物流運作等。這些作業支援着物流業、建造業及回收業的發展,而受影響的營運者往往不是大老闆,亦涉及不少基層人士的生計,若一下子收回有關土地,如何重置及補償並不簡單易行,與收回受遷拆影響的鄉村土地寮屋一樣,最終可能同樣面對抗爭。

收回棕地阻力大 或影響基層生計

至於收回私人發展商的農地,又是否如想像中簡單快捷?筆者相信,發展商買入及持有農地,是對未來有關土地的發展的可能性有所預期,因此出資進行拆遷及清理,並加強管理,減少將來如取得發展批准面對清場的問題。若然發展的可能性不存在,這些農地的管理又是否如一些官地一樣,被違規使用,政府收地時是否又需要面對賠償、安置、拆遷的問題。

社會是動態發展的,若以為外在其他因素不變,堅持己見,對解決問題並無幫助。筆者希望社會各界能持開放態度,在平衡環保與發展下,探討填海等增加土地供應的議題,以應付未來不斷增加的土地需求,改善居住的質素。

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立法會議員

[謝偉銓 銓之講場]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