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楚仁﹕貨幣戰一觸即發

文章日期:2018年7月3日

【明報專訊】美國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高調表示,美國失業率下降及經濟向好,不代表通脹嚴重,因此要求聯儲局放慢加息步伐。他徹底打破聯儲局的獨立性,有關言論令美元兌其他貨幣全線下跌,估計背後很大機會是特朗普的意思,亦反映美國官方開始對美元匯價高企有所不滿,不排除在下半年繼貿易戰後會全面爆發貨幣戰。

早前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議息會議之後突然發表,明年中前都不會加息的言論,他的言論令歐元暴跌。有關他的言論,明眼人都聽得出是有意把歐元匯價推低,最近中國人民銀行運用手段,刻意大幅調低每天早上開市的中間價,令人民幣顯著下跌,因市場擔心人民銀行有意大幅貶值人民幣,令人民幣拋售壓力持續。

白宮干預聯儲局決策 決心遏美元升值

估計人行調低中間價的目的,是報復特朗普就貿易談判後反口的行為,而且人行亦宣布定向降準釋放7000億元人民幣資金,在資金寬鬆下,令人民幣拆息回落 亦拖累人民幣匯價下跌。上述種種均反映中美歐三方,均各自有所行動,估計踏入下半年,貨幣戰爭一觸即發。上星期美國白宮經濟委員會主席庫德洛,史無前例地要求聯儲局緩慢地加息,打破了白宮不干預聯儲局決策的慣例。在我眼中,正正反映了特朗普在下半年有決心令美元貶值,不讓美元再升值,影響美國商品的出口及經濟增長。

因為眾所周知,特朗普苦心經營的貿易戰,無非就是為了美國中期選舉拉票而鋪路,而聯儲局加快加息步伐,不但令美元進一步升值,更會窒礙美國經濟增長及金融,以至房地產的市場發展。若以宏觀角度分析,美國加大加息力度,令美元上升,這雙重打擊會令新興市場岌岌可危,不排除因此爆發金融危機,而火頭亦會因此由新興市場火燒連環船波及美國以至全世界,令特朗普的共和黨在大選中出現隱憂,因此我亦相信特朗普會在下半年積極為貨幣戰而備戰,和貿易戰不同之處,今次是由歐洲央行及人民銀行率先策動,而特朗普只好應戰及還擊。

估計特朗普會繼續指示白宮,公開要求聯儲局減慢加息步伐外,亦可能公開用言論干預,就像特朗普去年多次表示不希望看見強美元。在領教過特朗普在貿易戰的所作所為後,所以他有可能會用更激進方法來達到美元貶值這個目的。上星期美國商務部公布美國GDP向下修訂,這經濟數據除不利美元外,亦向特朗普摑了一巴掌,因為GDP向下修訂,反映了特朗普所謂稅改可以令美國經濟有高增長是貨不對辦的。美國年初經濟增長,只是因為去年美元轉弱而因此受惠,如今美元大幅反彈,估計稍後時間公布出來的美國經濟數據會放緩,令美元升勢受阻甚至回落,以及聯儲局加息期望降溫。所以我對下半年美元繼續強勢是絕對有保留的。

中期選舉將至 特朗普更多動作爭支持

最後值得一提各位朋友,現階段金融市場大多數都受特朗普所操控,進入下半年美國中期選舉的競選活動,估計特朗普會比起貿易戰更加積極投入,來應對歐洲央行和中國人民銀行所發動的貨幣戰。

■財經節目「技術分析1分鐘」

盧楚仁主持的《明報》財經節目「技術分析1分鐘」,與讀者分享以圖表分析各類市况的秘訣。欲收看最新一集內容,可登入:link.mingpao.com/50720.htm

艾德證券期貨首席投資策略師

[盧楚仁 金匯商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