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順威﹕美動力股調整毋關貿戰

文章日期:2018年7月3日

【明報專訊】上星期一(6月25日)美股急跌,誘發因素是特朗普在周末時間說會限制中國在美國投資,市場理解為中美衝突升溫。回頭一看,貿易戰的消息此起彼落,已經擾攘了多個月,但對美國股市基本上是沒有影響。前周,美國和中國揚言向對方互相徵收關稅,但市場卻是出現乘低位買入的情况。那麼,限制投資的消息是否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呢?

我個人一直認為貿易戰爭、糾紛對整體股市的影響是有限的,因為實體經濟對財經市場的影響是局部而不是全面的。同時,在星期一當日市場末段時候,CNBC訪問美國商務顧問向來是對中國強硬派的Peter Navarro。此君解釋市場誤會美國政策,美國並無計劃限制任何國家的在美投資。這個說法引起市場輕微反彈。如果美國股市下跌全是因為周末特朗普發表的言論,Navarro的解釋應該可以紓緩一些憂慮,但是股市並未有收復失地,因此客觀地來說,將美國股市周一跌市歸咎於中美糾紛是不充分的。

美商務顧問澄清言論未能救市

星期一跌市的主要下跌股份是科技股和動力股。當日標普500指數下跌1.37%,納斯達克指數下跌2.09%。標普500升跌比率106比399,納斯達克指數升跌比率539比1900。美國標普科技股指數72隻成分股竟然有71隻下跌。半導體指數跌幅超過三個標準異差 。相比之下,明顯見到沽售集中在科技股和動力股,而且要留意的是下跌的科技股跌幅有差別,以前愈升得到多的就愈跌得多。這個現象特別並不局限在於科技股,也出現在大部分升得多的股份。包括醫療用品和其他動力股。因此,周一沽售的特色其實是強勢股下跌。

亞馬遜、Netflix和Google的母公司Alphabet,這個三重奏組合上周之前的今年漲幅超過了大市的14倍,結果在周一下跌了3.8%,失去了超過700億美元的市值。跌市特色是科技股按照2018年的漲幅比例而升降,贏家很快轉向了輸家。基本上表現愈好的股票跌倒得愈快﹕在納斯達克100隻股票中,按照年初至今回報排名的最高分位數在周一下跌2.6%,最差回報的則下跌1.4%。

今年表現愈好 上周跌得愈多

我在6月23日讀者會通訊說「現在入市策略是推高軟件股的止蝕盤,『等候』分段買入因為季結因素而回落的動力科技股和軟件股……落後概念可以作為另一頭選擇來平衡組合。」我在前周讀者會提醒軟件股出現沽售壓力。軟件股是科技股之中表現極為強勢的一個界別,大部分股價都是接近歷史新高,但在前周開始出現呆滯和下跌。這個走勢本身是勁升界別/強勢股有回吐壓力的指標,引發回吐的除了價格因素之外,更有時間因素。上二周貼近第二季季結,基金既要為第二季計數,又要為第三季準備投資部署,因此很容易觸發市場盤路調整。

摩根士丹利估計6月結前有160億美元流出股票,200億美元流入定息債券,40億美元流出商品。其中美股會有180億美元流出,10億美元流入新興市場。富國銀行估計退休基金需要沽出190億美元股票,買入140億美元債券,買入60億美元新興市場股票,沽出130億美元大價股票和沽出110億美元細價股。

調整最簡單的表現就是沽售上升厲害的股份以鎖定利潤或減少風險。此外,第二季時候,股市上升債券下跌的相對表現使一些基金經理需要作出股票債券比重調整,即是沽售股票買入債券以平衡組合。可以想像很多基金都持有高升股份,於是盤路調整壓力便加重了使這些高升股份的沽售壓力。

基金沽股買債 增高升股壓力

總而言之,美股下跌的特點是強勢股和動力股下跌,而不是全面下跌,而強勢股和動力股下跌因要調整。信貸市場並沒有大轉變,將美股下跌歸咎於貿易戰爭是不全面的分析。

shunwailee@hotmail.com

[李順威 牛熊共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