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兆聰﹕阿爺大放水成疑 勿貿然博反彈

文章日期:2018年7月3日

【明報專訊】恒指上周五升457點,收報28955點,成交金額1152億元。港股出現報復式反彈,人行貨幣政策明示轉向寬鬆,中港股市大幅抽升,此前跌得愈厲害的反彈愈強勁,內房股上周五升幅動輒達8%至10%,主題股如醫藥、教育、軟件等同樣凌厲,就算是內銀股也能升逾2%。不單中港股市飈升,就連人民幣亦單日大逆轉,離岸價由一度失守6.65關口,由低位一度反彈逾300點(1萬點子相當於1元)。

上周四人行貨幣政策二季度例會,明顯釋放出偏寬鬆的信號。例如此前的字眼是維護流動性合理穩定,最新是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此前貨幣供給總閘門切實管住,有壓制的意思,現在改成了管好,感覺相對中性。貨幣政策肯定已由中性或中性偏緊,更靠向中性偏寬鬆。如果這是聯儲局或其他央行的議息聲明,一般就是該國貨幣顯著貶值,同時股票市場上升。上周五也有類似情况,中港股市大幅上升,國債期貨上升創1年新高,人民幣則先跌後回升,最終變動不大。

或許是大家眼看6月份近乎股災式下跌心有餘悸,即使人行已明示出偏寬鬆立場,但上周五開市也只平開,大家看到逐漸回升,才見市况愈來愈熱鬧。現在首要一個問題,中央是否真的會開閘放水?筆者很懷疑。違約潮、民企流動性緊張、大股東質押爆倉、A股直線下跌都不是第一天的事,人行最實質的回應,就只是定向降準,5000億元用於債轉股,2000億元投放在小微貸。

涉去槓桿國策 資管新規不可能停

筆者此前已指今年銀行新增貸款非常有節制,問題出於銀行資本金身上。若銀行按人行的建議進行債轉股,會嚴重削弱資本金。債轉股的方式主要是兩個形式,一是銀行成立子公司進行,這樣的話,子公司需要納入主出資人(即銀行)的資產負債表,做併表管理,在銀行併表後的資產負債表中是長期股權投資,風險資本計提1250%!另一個是以合格投資人認購債轉股基金或私募理財產品,但按照最新的穿透要求,銀行同樣需要按照400%或1250%來計提資本金。此外,私募股權基金與理財產品等屬於長期限缺乏流動性的資產,在流動性匹配率的計算中算入其他投資,具有較高的折算率,會惡化流動性匹配率、優質資產充足率及LCR等流動性監管指標。

其實,國務院在當周周三宣布要定向降準,人行及至該周末才正式出手,筆者已覺得中央內部就應否微調、如何調整已有分歧,說不定有頗大爭論。對中央來說,去槓桿是重大政策,沒有發生系統風險就絕不動搖。去槓桿的一大殺器就是資管新規,你能想像中央突然會停止執行嗎?不可能的,資管新規不變,流動性一定會緊張。當6月份金融市場風聲鶴唳,也只能換來這種不可行的定向降準,人行在季度會議改了幾個字眼,予大家政策偏寬的感覺,但最終真能放多少流動性出來?內地的習慣是對中央文件逐字去分析,但其實觀其行動才最能掌握中央的看法。

資金流美國 中港股市難炒

說回大市,上周五升勢凌厲,在極度超賣、半年結又適逢有政策轉向的利好,藍籌國企大升,內房及主題股更是暴漲。但要留意,中港股市成交金額都沒怎麼增加,未見能吸引場外資金大舉進場。就算人行貨幣政策邊際上不再收緊,但聯儲局卻是每個月都在收水,歐洲央行年底也會停止買債,日本央行亦同步收縮購債規模。在流動性大潮逐漸退去,股市投資也好、炒作也好,難度只會愈來愈高。資金都流向美國,中港股市不宜貿然博反彈。

[張兆聰 還看今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