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顯﹕事前監管 需有清晰標準

文章日期:2018年6月28日

【明報專訊】嗱嗱嗱!我雖然不時批評證監會的政策,但是一樣還一樣,它做對了的事,我永遠不吝表揚。

例如說,在這幾年,我一直堅持,對付殼股、買殼賣殼最有效的方法,是增加供應量。踏入今年,交易所正是採取了這個做法,這也是令到殼股「無得炒」的重要原因之一。雖然,殼股無得炒,我也大有損失,但對於一個作家而言,事實比利益更重要,有嗰樣講嗰樣,是不二的守則。

為「破案」濫用嚴刑 未免太過分

日前證監會主席唐家成被某報訪問,講出了幾個重點,我也在此且作客觀評論。

第一點是,他說事前監管和事後執法同樣重要,皆因事前監管做得不足,投資者已損失了,「好多錢補不回來了」。

這一點我當然同意,但問題在於,現在的事前監管標準太過arbitrary(隨意),沒有明文規定,這造成不公平,有權勢者,有關係者,有網絡者,均佔了極大的優勢。我要求的,是講明事前監管的標準,用法例去做事。

我明白,有幾個大賊,監管當局明知其事,奈何證據不足,所以使出橫手,用茅招去遏止他們。這好比警察辦案,大家在電影中,也看過不少類似的劇情。我並不太過反對,對大賊使用非常手段,這好比雜差拷打重犯,但是,如果為了「破案」,把嚴刑濫用了,這就未免太過分了。

篇幅有限,明天再續。

[周顯 投資二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