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耀豪﹕貿易衝突未必利美元

文章日期:2018年6月27日

【明報專訊】美國總統特朗普在貿易上的舉動倒真的出乎市場意料之外,早前估計貿易摩擦最大的角力應該在第二季,甚至第三季出現,因為第四季已接近美國中期選舉,特朗普應該會避免於中期選舉前令到金融市場過度波動,以免影響選情。這個估計雖然仍然合理,但觀乎目前變化,也難保貿易問題不會進一步發酵延長,至少加拿大和墨西哥與美國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談判因墨西哥7月1日大選而延遲,美國已不能在中期選舉前於本屆國會中通過。不過貿易政策在中期選舉後仍需視乎共和黨對國會的控制情况,如果民主黨增加了議席(話語權),也許中期選舉後情况可以改善。若貿易戰真的展開,那除了影響市場氣氛,對實體經濟始終有一定影響,當經濟下滑影響了盈利,那對股市將有明顯影響,但是否對美元帶來支持,目前仍然難以肯定。

貨幣政策醞釀收緊 匯價升最多

正常當一個國家開始準備由減息周期進入加息周期,貨幣上升的幅度最大,這正如2014年當市場預期美國即將開始加息時,美元指數於2014年中開始急升至2015年12月美國聯儲局首次加息前後,升幅接近27%,之後美國於2016年12月再度加息,但美元指數由2015年12月首次加息前後的高位,到第二次加息前後高位上升不足4%,之後更見頂回落。這反映了美元最大的升幅在於加減息轉向的時候,而非在於持續的加息。當美國經濟大好時,最終將帶動其他經濟體增長而開始有加息需要,美元反而會相對走弱。美元於今年4月中後期起反彈,這除了美國6月會加息外,更在於環球其他主要國家經濟回調,通脹疲弱引起對加息需要的退減,引發了各國貨幣匯率的回落,使美元獨大。

雙赤長遠不利美元

過往美國加息周期美元下跌的另一因素是美國雙赤問題,如果美國於各種貿易談判中真能使經常帳赤字改善,那也許真能對美元帶來支持,所以結果仍然未能肯定,只是一般雙赤問題雖說對貨幣有重要影響,但要數年才能見到影響,所以不是即時因素。2004至2008那幾年,因為美國以外地區經濟向好,正值加息周期,各國貨幣本有強勢基礎,最後引發借美元雙赤而貶值。所以各國未來貨幣強弱很大程度要看各自的經濟情况,以及引發市場情緒的焦點所在,貿易戰引發避險情緒利好美元,但美元是否必然走強,變數仍然不少。

中銀香港投資產品顧問及投資策略主管

[高耀豪 環球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