龐寶林:貿戰推高中國債

文章日期:2018年6月25日

【明報專訊】「特金會」剛過,美國總統特朗普又對中國發布500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加徵關稅,隨後中國政府公布規模相當的報復舉措,特朗普再要求政府擬定一份2000億美元加徵關稅清單,中國商務部隨即還擊,說會採取數量型和質量型結合的措施,給予美國強而有力的反制,似乎大家暫時難於談判,並採取以牙還牙之策,緊張局勢令投資市場受壓。內地資金由A股轉向中國國債等風險較低的資產,帶動國債價格上升。

10年期中國國債收益率從去年4厘的較高水平下降到3.6厘左右,市場利率水平整體亦呈現下行趨勢。市場料人行有機會下半年再度降準,但貨幣信貸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長適度,5月末M2按年增長8.3%,僅較2017年末上升0.2個百分點;人民幣貸款按年增加405億元;社會融資1至5月份增量7.9萬億元,強監管、去槓桿政策效應逐步發揮,表外融資及債市融資規模均有所減少。

資金撤A股 轉向債市避險

雖然近期中國投資及工業數據下降,表現均遜預期,消費品零售額也只有8.5%增幅,創下2015年低位,但整體來看中國經濟基本面良好,經濟運行維持合理區間,儘管出現個別違約事件,但未呈現風險集中的趨勢。若貿易戰繼續惡化,避險情緒將推動資金流動,中國國債價格或再度上揚。

聯儲局本輪加息周期自2015年12月至今已加息7次,累計加息1.75厘,現時美國經濟增長強勁,失業率歷史最低,通脹亦接近長期目標,加上財政政策的減稅刺激,使得聯儲局對美國2018年經濟增長保持樂觀。

歐洲央行貨幣政策也在向正常化的路線演化,為時3年、規模達2.4萬億歐元的資產購買計劃將於年底結束,目前每月300億歐元的買債規模會持續至9月,而10月起將縮減一半。但歐洲央行亦預期明年夏季之前不會加息,稍稍穩定市場情緒。與此同時,日本央行仍在堅持量寬,僅縮減3至5年期限日本國債購買規模,但將繼續實施大規模貨幣寬鬆措施。

增進口關稅又加息 市場波動

環球貨幣政策環境正在從低利率、窄利差、低波幅的量寬(QE)情況,緩慢朝向高利率、寬利差、高波幅的量縮(QT)情况,不少投資者擔憂銀根緊縮浪潮是否將來臨,但因現時美日歐央行政策分歧並繼續演化,貨幣政策料仍如「溫水煮蛙」緩慢地對市場發揮影響。

至於美國今年預期合共加息4次,此消息逐漸反映於美元匯率及美國債券等方面,美國現時只着眼自身利益,加上美國財赤不斷上升,若增加中國進口產品的關稅,必然直接引致美國一般消費品的價格上升,若聯儲局在此預期基礎上再加快加息,勢必引起市場大幅波動。

(本文意見只供參考,東驥基金及東驥基金管理的基金組合,有可能持有文中提及的基金。)

東驥基金管理董事總經理

[龐寶林 債市情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