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順威:貿戰對中國量化影響微 - 20180625 - 報章內容 財經 - 明報財經網

李順威:貿戰對中國量化影響微

文章日期:2018年6月25日

【明報專訊】上周市場焦點自然是中美貿易糾紛,綜合而言,現在主要市場憂慮是中美貿易衝突、新興市場動盪、歐洲政局、利率曲線扯平(預示衰退)、聯儲局加息和美股升幅過多難以獨善其身。首先中美貿易糾紛很有機會影響經濟發展,但是我們必需要嘗試量化有關影響。

美國提出先是500億美元,現在又多來2000億美元,總數2500億美元的數目差不多等於美國入口中國貨品的一半,等於中國國內生產總值1.8%。不過,有關數字對中國經濟的實際影響會比表面上為低,原因是中國出口有30%進口成分,此外關稅實質影響要視乎需求的價格彈性。最先500億美元貨品,假設在25%關稅之下完全失去競爭力,中國500億美元出口全數變零;但跟着的2000億美元貨品,如果關稅只是10%,究竟多少轉嫁在買家或賣家是一個複雜的問題。如果假設價格彈性是2,即2000億美元貨品的10%關稅費會引致中國出口減少400億美元,加上原先的500億美元出口損失,總數影響便是900億美元。假設900億美元之中有三分之一是進口成分,關稅對中國的實質影響是600億美元,大概等於0.4%國內生產總值。當然,影響不會單反應在出口,還會影響製造業投資。不過,因為中國對其他世界各地出口並沒有受到限制,因此影響可能不大,大概在0.1%。因此美國關稅對中國整體的影響是0.5%國內生產總值。中國可以透過出口資助或固定資產投資來抵消有關影響。

中國提供出口資助 抵消關稅影響

對美國來說,增加入口關稅會引致入口貨品價格上升,美國現在已經達到產能使用量的極限,入口價格上升會增加價格壓力,使實質消費能力下降,影響需求。至於中國對2000億美元關稅的反應則會呈現數字上的問題。如果美國真的向中國2500億美元貨品徵收關稅,中國很難全數反擊,因為美國出口中國貨品一年只有1300億美元,因此中國要找到全數反擊有點困難,除非中國特別針對美國部分貨品,加收更重的關稅。如果以上分析成立,中美貿易糾紛互徵關稅的影響仍然是「有限」的,而且現在市場其實仍然普遍預期中美雙方最終會達成協議。

現在要特別留意的是人民幣走勢,留意中國會否透過推低人民幣增加出口競爭力。此外,6月19日中國人民銀行長發言表示波動是正常事情,會留意流通性。如果中國真的採取人民幣貶值或者中國銀行袖手旁觀,那樣貿易衝突的影響會擴大。但是如果人民幣不是「自由浮動」,中國人行又能控制流通性,貿勢衝突的影響也比較容易受到控制。

新興市場動盪的問題以前已經討論過,只要不是信貸市場受到影響,新興市場下跌其實對美國不會有大影響。而且南美新興市場已經下跌了不少,上周星期二(6月19日)環球跌市時,巴西和阿根廷便出現先跌後升的情况。

倘推低人民幣增出口競爭力 貿戰影響擴大

歐洲政局對大局其實沒有大影響。最重要的是意大利新政府仍然表示會支持歐元。而且歐洲央行雖然開始停止寬鬆,但清楚表示利率政策會維持不變,因此市場暫時不需要擔心歐洲收緊銀根。同時,日本央行再次申明維持寬鬆,不需要更不會作出政策檢討。在歐洲和日本央行兩支大水喉支持之下,環球流通性不會出現大變化。

美國今年會否加息4次仍然是一個市場爭論點,但是今年加多一次或加少一次利息的影響並不要緊,因為市場已經對加息4次有了心理準備。還有,2019年聯儲局投票成員組成有所改變,會影響點圖的加息機會。

季末資金或由強勢股套利 惹市况波動

美股是否會高處不勝寒當然見仁見智,但美股上周的技術表現可以說是跌市之中見到強勁。6月15、18、19日都出現開低收高的情况,這個連續三天的走勢很少出現,反映市場乘低買入的看好心態——我在前兩周本欄已經指出市場多了好友。在跌市之中,不單止動力科技股表現強強勁,還出現防衛界別和高啤打界別同時上升的情况,這反映市場寬度擴闊,是利好走勢表現 。不過,現在接近季末,資金可能會由高升界別套利,引發波動。

shunwailee@hotmail.com

[李順威 牛熊共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