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迪藍:美國下一步將如何? - 20180625 - 報章內容 財經 - 明報財經網

潘迪藍:美國下一步將如何?

文章日期:2018年6月25日

【明報專訊】隨着美國政府在6月15日宣布,將對從中國大陸進口的大約500億美元貨品加徵25%的關稅,其中約340億美元的貨品由7月6日開始實施加徵關稅措施,另外約160億美元貨品的加徵關稅措施則開始諮詢公眾意見,美國明顯已經擴大了之前主要針對鋼鐵和鋁材的加徵關稅措施。

到了今年底,美國可能還會向更多中國大陸貨品徵收額外關稅,亦或會向所有進口汽車和汽車零部件開徵關稅(後者主要影響美國的盟國),甚至還有可能退出「北美自由貿易協議」(NAFTA)。究竟由美國總統特朗普發動的貿易戰將會升級到那個水平?

我們認為,特朗普發動的全面貿易戰至少有兩個維度。第一,是針對中國大陸的趨勢愈來愈明顯。特朗普政府希望,利用關稅作為武器,迫使中國大陸政府撤回它的《中國製造2025》產業政策。內地肯定不會就範,所以預料中美貿易戰將會逐步升級。當然,這些零碎的加徵關稅措施,要真正破壞兩國已經相當緊密的經濟關係,還需要一段時間。

不止針對中國 涉全球貿易體系

更大的擔憂是,可能涉及整個全球貿易體系。這方面的前景很模糊。目前,特朗普發動貿易戰的行為,已經激起了很多聲音和憤怒,但真正的影響還未很大。然而,如果美國在年底前真的退出「北美自由貿易協議」,以及對進口汽車和汽車零部件開徵關稅,那麼美國和其他國家進行貿易的成本將會大幅上升,對全球經濟增長產生負面的長期影響。

在過去約70年,美國貿易保護主義雖然曾引致它和其他國家出現激烈爭論,但在經濟層面上,卻是意義不大。因為整體來說,美國都是穩定地趨向更加自由的貿易。由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至1980年間,美國的實質關稅稅率(總關稅/進口總額)由10%下降到3%。若扣除免稅的進口貨品,只計算徵稅的進口貨品,其平均稅率是由30%下降至6%,減幅更大。可以說,美國政府在二次大戰後的貿易保護主義行動的目的,是政治原因,非經濟原因。奉行國際主義的美國精英,只不過是要向美國的工人階級顯示,仍然照顧他們的利益。

由1980年到1993年,美國的實質關稅則基本上保持穩定。列根政府和老布殊政府任期內發動的多次保護主義行動,但主要都是針對日本。在這段時間,美國整體仍算是推動貿易自由化。第一,美國、加拿大及墨西哥經過冗長的談判,在1992年8月12日簽署了「北美自由貿易協議」,並於1994年正式生效。第二,在美國帶頭推動下,關稅及貿易總協定(GATT)在1995年進一步發展成為世界貿易組織(WTO)。同時,航運技術進步,以及中國作為低成本生產基地的崛起,鼓勵美企將其生產鏈分散在多個國家。因此,這段時間的全球貿易額增長率,大約是全球GDP增長率的兩倍。

「北美自由貿易協議」生效後,美國實質關稅又再次大幅下降。由1960年代初到1993年,佔美國進口總額大約三分之二的貨品需要繳付關稅,到了2004年已降至約30%。至於實質關稅稅率,在1960年代初還是超過3%,到2004年已降至1.4%,這個水平維持至今。

若以過去這幾十年的歷史來看,我們很容易認為,特朗普政府發動貿易戰只是茶杯裏的風波。從狹義上來說,這是對的。因為特朗普政府最新針對中國大陸貨品加徵關稅的措施,加上之前針對鋼鐵、鋁材、太陽能光伏板及洗衣機加徵關稅措施的綜合效應,只是將美國的實質關稅稅率由1.4%提高到2.2%。即便再有價值10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貨品受到衝擊,美國實質關稅稅率也只是上升到3.4%,與1990年代初的水平相若。

這是因為,特朗普政府暫是主要是對原來已經需要繳付一些關稅的進口貨品加徵關稅,較少向原來免稅的進口貨品開徵關稅。所以,現時佔美國進口總額大約70%的免稅進口貨品,基本上還未受到影響。

以為保護主義見效 特朗普更重拳出擊

不過,我們不要因此而太樂觀。美國現時的保護主義並不像過去70年那樣,只是穩定地趨向貿易自由化期間的小插曲。隨着2008年爆發金融海嘯,各國協商更加自由化的貿易規則的勢頭已經結束。最明顯的證據,就是2008年7月29日世貿組織的多哈回合談判破裂,以及美國和多國的「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談判近年均失敗告終。

美國現任總統特朗普過去幾十年來,對於貿易問題一直都抱着他那套原始的觀點(認為其他國家佔了美國的便宜)。對他來說,加徵關稅並不是虛張聲勢,或者安撫美國工人的假動作,而是重拳。而且,正因為這種做法表面看來沒有經濟成本,美國經濟增長的動力相對於大部分其他國家又比較好,特朗普很可能會得出結論,誤以為他的保護主義真的有效,而加倍推行。

因此,他可能會威脅向汽車及汽車零部件加徵關稅(就好像鋼鐵和鋁材般,同樣以荒謬的「國家安全」為藉口)。美國每年的進口汽車總值高達2080億美元,進口汽車零部件的總值亦可能達到600億至1000億美元,兩者都可能因此而受到打擊。如果這兩種加徵關稅措施與上述提及所有其他加徵關稅措施一起生效,那麼美國實質關稅稅率將會上升至6.7%,是1969年以來最高水平。若扣除免稅的進口貨品,只計算徵稅的進口貨品,其平均稅率高達21%,是1946年以來最高水平。

倘美退NAFTA 貿易自由化趨勢終結

更令人憂慮的,是退出「北美自由貿易協議」(NAFTA)。這將會令長期的貿易自由化趨勢由中性變為負面。由於至今為止,美國、加拿大及墨西哥三國仍然無法達成協議,而反商業民粹主義者Andres Manuel Lopez Obrador又有可能在7月1日的墨西哥總統選舉中勝出,加上特朗普需要一面旗幟來增加共和黨在11月6日的中期選舉中的聲勢,他決定退出「北美自由貿易協議」的可能性實在不能排除。

未來幾個月,有三件事情可以顯示貿易戰的問題有多麼嚴重。其中兩件事情更很快就會揭曉。

如果在6月30日之前,美國、加拿大及墨西哥仍然未能商定新版的「北美自由貿易協議」,那麼由於墨西哥的政治周期,以及美國談判人員需要在「快速貿易促進權」的最後期限壓力下工作,談判將會進入一段膠着期。隨着談判停滯不前,特朗普在美國中期選舉之前,選擇退出協議的可能性將會增加。

同樣在6月30日之前,白宮將會公布對中國大陸在美國投資設立限制。這可能會引致中美關係進一步惡化,並引發北京作出一些報復。最後,美國在5月23日宣布,對進口汽車及汽車零部件進行「232條款調查」,理論上最多只有270日,2019年2月就要完成。

有傳美國商務部長羅斯將會試圖在10月或之前解決有關問題,從而為共和黨在中期選舉前造勢。但由於特朗普看來正在增加他個人對貿易政策的控制權,他將今年餘下時間花在全面升級貿易戰的風險不容忽視。

GaveKal Dragonomics資深經濟師

[潘迪藍 國際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