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增濤:從列級酒莊 到大區波爾多紅酒 - 20180625 - 報章內容 財經 - 明報財經網

陳增濤:從列級酒莊 到大區波爾多紅酒

文章日期:2018年6月25日

【明報專訊】在1855年巴黎世博會的波爾多左岸評酒,竟然在紅酒世界留下了如此深刻的痕迹,60個入圍一到五級的列級酒莊從此由於在酒瓶的酒標上寫上「1855列級酒莊」而與眾不同,可說是一個奇蹟。在中國這個特別追捧名正言順、榮華富貴的社會,形式主義是至高無上的,一段時間波爾多左岸「1855列級酒莊」也成了一種時尚。

定居在北京的台灣酒評家齊紹仁少爺趁我途經之便,叫上愛好紅酒的美女一聚,說明每人各帶比較尋常的紅酒,喝起酒來不會有登上明堂的拘謹。意外的是,他選擇的餐館竟然是罕見的溫州菜,家常的清炒海瓜子和溫州魚片都登上了大堂。

Château de Seguin紅酒 亞洲少見

在南鑼鼓巷胡同「七樹醇釀」酒窖主持營銷的胡小姐,帶來的波爾多紅酒產自Entre-Deux-Mers(兩江間)的Château de Seguin,在亞洲很少碰上。胡小姐自稱「咖啡壺」,相信是和咖啡的濃香醉人有密切的關係,實在不好意思追問。

波爾多由於左岸響亮的列級酒莊及右岸英國皇室御用的Petrus而名聞遐邇,一早就遺忘了左右岸兩條河流匯合的三角地帶的兩江間。從葡萄的品種來說,左岸釀酒以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為主軸,配以少量或甚至是一半的梅樂(Merlot),而右岸紅酒的葡萄品種以梅樂為主,配以少量的品麗珠(Cabernet Franc),從風格來看,左岸尤其是拉菲木桶所在的Pauillac村酒以雄勁著稱,富男性的魅力,而右岸紅酒的風格則圓潤細膩,富女性的柔美。

在兩年前香港國際酒展Vinexpo上偶然碰到Château de Seguin莊主,想不到再次在北京的一次聚會與酒莊的紅酒相遇,可說是緣分。Château de Seguin是波爾多少見的170公頃的大葡萄園,這款叫Cuvée Carl的特級波爾多大區Bordeaux Superieur由80%的梅樂和20%的赤霞珠配釀,富有右岸紅酒的柔軟又稍有赤霞珠帶來的雄勁口感。酒質圓滑飽滿,相信是比較低畝產的結果,雖然是新酒已經可以飲用。

無論在什麼地方,都不難看到雙眼瞪在手機上的人群。其實一次比十八十九世紀更有震撼力的革命正悄然無聲地改變當前的世界,而這幾十年來美國聯儲局創世紀性的寬鬆貨幣政策正在推波助瀾。在神州大地,無論在北京、成都或西安,沒有「滴滴」在手機上根本找不到一輛出租車,沒有支付寶或微信許多酒店都住不了。世界的運轉正發生巨大變化。道指和納指走勢的差異,正見證了這時代性的大更新,許多產業是明日黃花,城市也是一樣。

投資及品酒專家 / Délifrance創辦人

[陳增濤 品酒論投資]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