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看好亞洲高息債 流動性仍充裕 近日跌市反應過敏 - 20180221 - 報章內容 財經 - 明報財經網

基金看好亞洲高息債 流動性仍充裕 近日跌市反應過敏

文章日期:2018年2月21日

【明報專訊】美國短期債息破頂,2年期國債曾升至2008年9月以來新高,拖累道指以至亞洲股市向下。債息抽升普遍不利債券價格,但同時或會為追求高息的投資者帶來機會。有專家認為,市場對債息抽升反應過敏,指一旦債息急升,央行應出手減息而非加息,並且較看好回報合理和受惠於當地貨幣升值的亞洲高息債。

美國10年期債息已抽升至2.9厘水平,亦為近期股市波動的原因之一。德國商業銀行信貸及利息研究部主管Christoph Rieger指出,如10年債息升至4厘自然會引致債市震盪,但如升幅過大,央行理應出手減息而非加息,認為市場對相關情况反應過大。

亞債受惠本地貨幣升值

Rieger又表示,即使環球央行負債表減少,但部分如歐洲央行實質仍在買債,並以巴西球星尼馬由巴塞隆拿轉會巴黎聖日耳門為例,最終巴塞再將把賣球員所得的錢購買另一球星,指資金仍留在金融系統,支持債市。

Rieger說,美國財政赤字增加令政府需要發更多債券應對,稅改刺激美國企業把資金回流而沽售國債,因過去美國稅法規定如企業把海外收入匯回國內投資國債,可獲免稅。况且中國或會沽售美國國債,以及美國正在縮表,他預料美國10年債息於今年底會升至3厘水平;惟他指出,如債息升破3厘,屆時或會吸引美國以外投資者買入。美國財政部早前估計,未來3個財政年度需每年借貸約1萬億美元,而當中價值1510億美元的國債會於周二開始發行。

另外,Rieger對歐洲債市短期感到樂觀,因投資者對德國對歐盟態度轉變感到正面,以及自馬克龍當選法國總統後,法德兩國債息差已持續收窄,他建議投資者買入德國、西班牙和意大利10年期國債。

不過,新加坡銀行投資策略總監李國祥指出,如債息按年初至今的速度上升,最終可能對市場和經濟構成破壞性影響,但預期直至年底會緩慢升至3.25厘,漲35點子。他又指,最近股市屬於技術調整,故較少會把風險傳播至其他資產,例如美國高息企業債息差在剛剛標指一段10%調整中,只擴闊了50點子,遠低於早前標指兩段同樣幅度調整時,息差擴大了110至230點子。

百達:新興市場復蘇方興未艾

百達財富管理亞洲區投資總監David Gaud表示,亞洲投資級別和高息債券具投資機會,而後者與部分美國高息債表現同樣理想。除了息口較高,另一原因為新興市場經濟周期落後於早在2009年和2014開始復蘇的美國和歐洲,復蘇周期實質只展開了一年半,例如美國正逐步收緊貨幣政策,但新興市場部分央行反而更有可能減息,未來息差收窄更有可能刺激債券回報上升。

Gaud指另一有利因素是在貨幣方面,部分新興市場債以美元計價,但旗下資產使用當地貨幣,預料較一般美元計價資產更能受惠於貨幣升值。

「歐洲高息債需求強勁,當中六成債券定價低於10年期美國國債,早前有實際利率回報低於零的債券發行後,竟錄得6倍超額認購,皆因早前歐洲監管條例轉變,導致銀行不計回報和債息,都需購買更多上述債券。」Gaud稱,人為和不健康的供求關係支持歐洲高息債市場,但帶來流動性風險,目前建議減持這類債券。他指,即使債券市場較少有明顯波動,但一旦危機來臨,其波動或會如股市般大,當投資者爭相沽貨離場時便會帶來傷害。

明報記者

[王俊騏 基金特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