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孟青﹕胡應湘的理智與情感 - 20180108 - 報章內容 財經 - 明報財經網

胡孟青﹕胡應湘的理智與情感

文章日期:2018年1月8日

【明報專訊】合和實業(0054)以逾98億元的作價,將持有的合和公路基建(0737)全數權益拱手相讓予深圳市政府旗下的深控投,整項交易或多或少會叫人意外。胡應湘亦毫不諱言,對出售感到不捨,這肯定是真心話。至於配合大灣區發展而決定出售,很大程度上是客套說話吧!

時移世易,環境已變,兼且落實徹底交棒,也許是胡應湘最後決定割愛的主要原因。無疑,合和公路基建旗下項目,部分涉及面對經營權屆滿問題,但似乎並非是導致要將整間公司出售的原因。胡應湘近年已鮮有在合和公開場合露面,當日父子兵上陣宣布合和公路基建有新主人,大有標誌着一個時代終結之感。

華資的交棒部署,的確是影響到很多商業決定。子女或家族成員繼承,往往限於管理權、財富擁有與分配,惟上一代累積多年的人脈網絡及政商地位,新一代是難以照單全收,更何况他們亦有自己的想法。合和變相撤出內地基建公路項目,套現回饋股東,事實上在近年華資上市企業當中,類似安排亦屢見不鮮。

愛工程多過地產 令人欽佩

胡應湘絕對是值得尊敬的商人,眾所周知,合和原本主打地產,論資排輩,在香港地產界早就有相當影響力,現在部分活躍於本港樓市的大企業,根本就是合和的後輩。一派工程佬本色的胡應湘,可能既出於一份堅持、天真,但他亦明知,在香港搞地產才是搵大錢的行業,倒可以於早年就轉軚變陣。事實上,假如時光可以倒流,又如果當日合和仍然主攻地產的話,胡家財富肯定更水漲船高。

港珠澳橋倡議者 大橋建成無角色

胡應湘的執着,利用自己的視野與眼界,全情投入基建,有vision更有mission,非單純向錢看,更多是一份遠見,廣深高速公路與羅湖聯檢大樓的設計與規劃,均屬真材實料,多年以後,容量與承受能力仍綽綽有餘,堪稱經得起時間考驗的工程。可惜,合和亦曾飽嘗時不我與,連番遭遇滑鐵盧,20年前泰國曼谷高架公路與鐵路一役,債台高築,當年更要被逼出售亞洲電力。也許最令他耿耿於懷者,並非是泰國、或內地公路項目的發展,而是港珠澳大橋。大橋項目,標誌的並非是三地貫通,而是胡應湘本人,他一力倡議,親自劃下多份圖則,撰寫計劃,更曾因構思疑似觸動既得利益者的神經而掀起一番舌劍唇槍。現在大橋快通車了,胡先生在項目上卻沒有一份角色及參與,實在遺憾。

港地位式微 身分愈來愈朦朧

幾十年前,內地開放,香港角色既是引資,亦是利用港商的觸覺及商業構思去主動獻計、從而牽頭及推動項目,省市或部委的角色是和應。現在情况當然已是一百八十度轉變,港資極其量是擔當和應的角色,資金與規劃力量更是形勢比人強。這個角色上的降級,胡應湘亦未必願意再擔當,趁全面交棒之際,功成身退,除此之外,別無他選。

著名獨立股評人

[胡孟青 青出於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