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曉佳:押股借錢炒自己股票 連「殼」輸埋 - 20171214 - 報章內容 財經 - 明報財經網

李曉佳:押股借錢炒自己股票 連「殼」輸埋

文章日期:2017年12月14日

【明報專訊】缸湖近來多事,「醫生」落難,正所謂樹倒猢猻散,各路人馬都紛紛割席,自保當然是無可厚非,不過部分人將說話說得太過難聽,簡直將旁人全當白癡,令人搖頭。不過我今天不是想討論這件事,而是想說一個關於貪心的故事,故事內容全屬虛構,大家看看就算,不用當真。

「醫生」落難 樹倒猢猻散

話說童裝大王做童裝起家,後來生意愈做愈大,當然中間少不了觸及一些灰色地帶,富起來後買了不少磚頭(代人買也有就是),在財經界也愈來愈出名。豪宅、靚車買了一堆,甚至長住四季酒店,之後自然是更加雄心壯志,下一步就想做上市公司主席。

大王名氣不小,加上那年頭本地薑新股特別好炒,banker亦幫到手,童裝公司上市是水到渠成。上市後他更多想法,什麼生意也想摻一腳,上市集資的錢不夠,他還想再借錢,就好像《食神》裏史提芬周一樣,「一間變兩間,兩間變四間,四間變八間,八間之後上市,上市咪再集資囉!跟住炒股票囉!搞埋地產呀笨!跟住,再分拆上市,到時淨係收股息我都唔知點計呀!」

不過,在開始一間變兩間之前,最讓大王心裏憤憤不平的,反而是公司上市後數年,股價表現一直平平。金融圈內只要有錢,自然有不少中介「埋身」,而轉捩點就是在早年出現,大王結識了人稱「股壇華佗」的股壇活躍人物大夫,雙方溝通後達成協議,大王先向大夫押股借錢,錢再經大夫手下安排,流入不同券商去炒賣大王童裝公司的股份。

「押股借錢炒自己股票」外人看似奇怪,但這種工作模式在金魚缸非常常見,而且在大王的個案而言,效果非常卓著,童裝公司股價在一個月間升了接近一倍。事實上,這個遊戲就像滾雪球一樣,當股價炒起,成功吸引到街外人入市,股價便會穩定,否則單靠大股東個人財力,股價愈高,維持成本便愈高,每個月的使費便會愈來愈大,說到底像孫宏斌(自稱)般,押股炒自己股票大賺的個案並不常見。

童裝公司的情况則屬於前者,大王目標是公司市值突破100億元,因為100億元市值股份列為中型市值公司(mid-cap),不少基金條款不能買細價股,因此100億元便成為一個重要門檻;為了這個目標,大王借的錢愈來愈多,抵押的股份規模亦愈來愈大,他亦非完全無做安全措施,他將股票抵押分佈在多家不同證券行手上,以為這樣便可以分散風險。

事實上,大王與大夫在外非常老友,不但大班朋友組團一同外遊,甚至雄心壯志的大王踩過界開證券行,作為老行尊的大夫亦親自帶領大隊人馬到賀,從表面上看,的確是不太可能出事。

可是大王太小看的,是大夫旗下網絡規模有多龐大,因為大王抵押股票的券商,實際上有數間都是由大夫在幕後操控,就算不是由大夫操控,亦可能與他有生意關係,因此大夫基本上完全掌握童裝公司的押股資訊,於是當大王的資金鏈一緊張,當一間證券行劈下了斬倉的第一刀,火燒連環船下,童裝公司的股價便在半日之間完全崩潰。

「貪心」過了火 引火自焚

之後的故事主要是善後工夫,大王因為貪心,不止輸掉花了他半生心血的公司,旗下多部名車如aston martin、Rolls Royce都要賣掉還債,那麼大夫贏了嗎?也沒有,大王最終找到一個內地金主接手公司兼借錢予他還債,結果大夫因為貪心花了不少功夫,已到口邊的殼卻最終又被搶掉,「偷雞唔到蝕渣米」。

這個故事沒有好人壞人,大家都只是逐利而已。筆者沒有宗教信仰,報應什麼的就不提,只想說「貪心」本無正面或負面,用得好是人生前進動力,太過火的話,最後可能是引火自焚。

[李曉佳 財經澡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