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節未明 債券通料初期慢熱 境外投資者關注國際評級稅務法規

文章日期:2017年7月3日

【明報專訊】千呼萬喚,債券通將於今日啟動,預計可讓外資更方便地進入境內銀行間債市。但銀行界人士認為,中國債市的對冲工具尚未完善,而國際評級機構仍未能進入境內市場,加上外資對內地法律普遍不了解,未有處理債券違約的經驗,因此相信債券通的啟動主要帶來象徵意義,外資反應會較慢熱,而且主要投資國債及政策性銀行債券,對企業債的戒心仍然很高。

明報記者 廖毅然

渣打大中華及北亞區金融市場部主管陳銘僑表示,外資對於嶄新的債券市場,主要有三大關注點,包括對冲工具是否足夠及成熟、企業財務狀况是否透明及一旦債券違約時處理方法。然而,中國雖早已全面開放銀行間債市,現時再推出債券通,外資對於上述三大範疇仍然未有足夠信心。

他又預期,債券通啟動後,下半年外資流入量只淨增1000億元人民幣;倘若中國債市獲納入主要指數,才會有顯著提升。

渣打:下半年外資淨流入1000億

陳銘僑續稱,投資者在買入債券時,需要對冲匯價及利率風險。但現時外資若要在境內進行買賣衍生產品進行對冲,簽署的是中國銀行間市場交易商協會(NAFMII)協議,與海外的國際掉期及衍生工具協會(ISDA)標準有異。因此,部分機構投資者會擔心,一旦交易出問題,處理方法會與海外慣常做法不同。所以,儘管中國早讓外資在境內進行回購及利率掉期等操作,但外資仍普遍在境外市場對冲。

匯豐環球投資管理債券投資管理董事孫樂衡表示,一旦在境外做對冲,就未必能百分百對冲風險,而且境外的對冲成本可能較高。

匯豐:缺國際評級 不敢投資企業債

境內外的分野還體現於評級標準方面,由於主要的國際評級機構現時仍不能在內地開展獨資業務,孫樂衡認為,這導致外資一直以來只涉足國債市場,除非本身有資源自行評估內地企業的財務狀况,否則在沒有國際評級機構的協助下,不敢貿然投資企業債。

今年初中美兩國領導人會面後,中方同意在本月開始讓美國評級機構在內地開設辦事處。陳銘僑認為,內地評級機構的問題主要在於透明度低,背後的計算方式與國際標準不同。若果能夠開放評級機構這一範疇,對外資進入境內債市是打了一支強心針。

摩通:債券通僅提振市場情緒

摩根大通私人銀行亞洲固定收益、貨幣及大宗商品部執行董事張宇表示,外資的主要憂慮還在於對中國法律的不熟悉(見另稿),因此即使去年已開放境內債市,境外機構的持有量佔整體只有不足2%,沒有預期般大幅提升。她預計,債券通的意義主要在於提振市場情緒,多於帶動實際投資需求。

王冬勝:長遠吸外資內地發人幣債

匯豐銀行副主席兼行政總裁王冬勝認為,債券通是推動中國債市持續發展及邁向全球化的催化劑,亦能夠鞏固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有助刺激內地投資者對定息產品的需求,長遠能吸引更多海外機構在內地發行人民幣債券。內地債市亦對於「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來說也具吸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