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增濤:Comte Georges de Vogue香波莫思妮尋根 - 20170515 - 報章內容 財經 - 明報財經網

陳增濤:Comte Georges de Vogue香波莫思妮尋根

文章日期:2017年5月15日

【明報專訊】小小的香波莫思妮(Chambolle-Musigny)只有幾條彎彎曲曲的小街,在村莊走路兜一個圈也就是幾分鐘時間。散發着貴族氣質的Georges de Vogue伯爵酒莊的大院子,會吸引第一次來這裏朝聖的紅酒愛好者的目光。我第一次聽到de Vogue伯爵,是剛從巴黎大學經濟學院畢業,在巴黎最貴族化的一家投資銀行工作的時候。雖然1789年的法國大革命把不少貴族送上斷頭台,但至今貴族的名字在民間仍備受尊敬和羨慕,似乎從貴族名字中就能感受到尊貴的魅力。

勃艮第葡萄園的歷史,可追溯到中世紀的西篤修道院。法國大革命不單是革了波旁王朝的命,也革了天主教修道院的命,從此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修道院幾百年默默耕耘的葡萄園也被共和國充公拍賣,故絕大部分有名的勃艮第酒莊的歷史不會早於法國大革命。Comte Georges de Vogue酒莊是一個例外,15世紀當地一個富有的商賈買下了Chambolle-Musigny的一些葡萄園,包括叫Musigny的頂級園。當時小村的名字只叫Chambolle,在19世紀末夜丘(Côtes de Nuits)出產名酒的村,都加上村裏最出色頂級園的名字,原本的Chambolle村就變成了現在的Chambolle-Musigny。

19世紀獲伯爵銜頭 避過法國大革命易主

「我們酒莊的Musigny葡萄園共7公頃,是它最大的地主。兩位女莊主已是第二十代傳人。」莊園的釀酒師François Millet用純正的英語介紹酒莊的情况。其實在19世紀中葉,來自法國中南山區的伯爵做了莊主的女婿,莊園才貼上了現今的伯爵銜頭,否則葡萄園也有可能在法國大革命動盪期間易主。

「能夠品嘗到你釀造的兩款Musigny,真是我的福氣。鼻聞到它絲絲花香已酒不醉人人自醉了。絲綢般的口感,濃郁而清新脫俗,餘韻悠長。」其實我正沉醉在釀酒師Millet細數他釀酒的過程,只有他這種不厭細節的侃侃而談,才能從品酒中尋找到新的體驗。

重新塑造德法軸心指日可待

月初的法國總統大選塵埃落定,親歐盟、只有39歲的馬克龍(Emmanuel Macron)勝出,星期天成為第五共和國的第八位總統。依我的觀察,馬克龍熟悉經濟學理論,對解決法國揮之不去的高企失業率胸有成竹,而且意志堅定。歐盟德法軸心的重新塑造,指日可待矣。

根據法國憲政,立法需國會通過,那麼一切政經改革不是總統說了話就算。但當今傳統兩大黨派在這次總統大選失利而面臨瓦解,馬克龍新組建的政黨極有機會成為第一大政黨。歐盟近年來老態龍鍾,馬克龍可說是另類法國大革命,帶來了新氣象,歐洲經濟和歐元的前景值得期待。

投資及品酒專家/Délifrance創辦人

[陳增濤 品酒論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