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增濤:天龍軒Château Rayas艷壓群芳 - 20170424 - 報章內容 財經 - 明報財經網

陳增濤:天龍軒Château Rayas艷壓群芳

文章日期:2017年4月24日

【明報專訊】提起法國的普羅旺斯,即時浮現腦海的可能是蔚藍海岸和它的大都會尼斯(Nice),或距離它不遠的康城(Cannes),更可能是六七月薰衣草花海的紫和香。其實,作為歷史的普羅旺斯公國首府叫Aix-en-Provence(水在普羅旺斯的意思), 而不是尼斯。顧名思義,這地區水源豐富,原因是包括北鄰的教皇城愛維濃(Avignon)都地處羅納河(Rhône River)奔入地中海三角洲地帶。美國酒評家羅拔‧派克(Robert Parker)屢屢給100分滿分的紅酒教皇新堡(Châteauneuf du Pape)小村,就在愛維濃古城的北郊,羅納河左岸的丘陵小山坡。

「我請左丁山到麗思卡爾頓的天龍軒吃晚飯,你做陪客吧!不會讓你失望的,有好酒!」朋友知道我是個難服侍的傢伙,請吃飯不一定比左丁山容易,說有名酒也可能嗤之以鼻。既然說有好酒,指的既是名酒又是佳釀了。

出乎意料之外,晚餐紅酒除了波爾多左岸一級酒莊外,還有1998年Château Rayas的教皇新堡。在曾經是大英帝國殖民地的香港,政治精英深受英國文化薰陶,宴會喝的紅酒大都是波爾多左岸的列級酒莊產品。羅納河谷的紅酒,真算得上是不速之客,十分罕見。在艷陽之下的普羅旺斯,碎礫滿佈的貧脊鹼性黏土,為釀造飽滿強勁的紅酒提供了充分的條件。對於喜愛濃郁果醬口感的羅拔‧派克來說,有相見恨晚之感。怪不得他在大西洋彼岸大力推薦,教皇新堡紅酒能「一紙風行」,他居功至偉。

羅納河谷紅酒宴客罕見 花香沁人心脾

「在你寫的紅酒書中介紹了Château Rayas的教皇新堡,特別讓你驚喜一下。想不到這款酒好幾千港元一瓶,價格和波爾多的名酒不相伯仲呢!」

和傳統教皇新堡紅酒相比,Château Rayas的教皇新堡酒袍呈淺紅色,沒有羅拔‧派克喜愛的濃郁和強勁,但有非常特殊的酒香和優雅精緻的口感,餘韻悠長。

「今晚的紅酒還是這款1998年的教皇新堡艷壓群芳呢!」 朋友說的對呀,這種花香有沁人心脾之感。

特朗普出手狠 地緣政治重新佈局

在民主政制的大英帝國,公投了脫歐執政黨必須履行民粹意願。美國民粹浪潮把特朗普推上了總統寶座,但特朗普腰纏萬貫並非是在全球化中被歐美政治精英所遺忘的普羅大眾。

一般歐美政客上台後多把競選口號擱置腦後,挾民粹浪潮上台的特朗普在商界廝殺一生,號令諸侯的氣焰一直在血液中流淌。該出手時就出手,用火箭炮打敘利亞政府軍營,用炸彈之母轟炸阿富汗伊斯蘭國地下軍事通道,以至對朝鮮的軍事行動,行動與效果並重,一洗前任總統奧巴馬的懦弱形像。他要美國重新偉大,地緣政治重新佈局,金融市場何嘗不是。

投資及品酒專家/Délifrance創辦人

[陳增濤 品酒論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