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曉佳:《人民的名義》 哪有健康人 - 20170420 - 報章內容 財經 - 明報財經網

李曉佳:《人民的名義》 哪有健康人

文章日期:2017年4月20日

【明報專訊】以娛樂文化來說,中國大陸生氣蓬勃,香港望塵莫及。湖南衛視現象級「反貪」神劇《人民的名義》,開播24天,微信朋友圈仍然時時刷屏,幾位貪官的同款眼鏡、水杯也迅速在淘寶打開了銷路。更突破的是,男性觀眾加入追劇黨,並成為主力。此劇中並沒有一個偶像人物,也許腐敗的生態中,難以生產出合情合理的健康人。

《人民的名義》可以說是了解今日中國的必修教材。一個「反貪」故事將這些年新聞裏不斷出現的巨貪、離奇死亡、中央巡視組、非法信貸、土地財政、釘子戶這些關鍵詞都串聯了起來,而劇中大膽的台詞更有種大快人心的感覺,比如「現在老百姓對幹部的感覺,就是無官不貪」、「以前老百姓不相信政府會幹壞事,現在老百姓不相信政府會幹好事。」

故事開篇,是檢察官入屋調查某處級幹部趙德漢,這位衣着樸素、樣貌憨厚的「老農民」正在簡陋破敗的舊房裏吃即食麵。然而,隨後曝光的秘密別墅裏,牀板下、雪櫃裏,全是一紮一紮的現金。此人原型是國家能源局煤炭處長魏鵬遠,案發時家中搜出2億元現金,重1.15噸,檢查院從當地銀行調去16台點鈔機清點,當場燒壞了4台。

巨貪離奇死亡案全不避諱

「被死亡」也是內地網絡近年的熱門詞彙。劇集對此並不避諱,劇中反貪局長陳海,被一宗酒後駕駛撞成植物人,而負責調查此案的公安廳長祁同偉,正是幕後黑手;山水集團財務處長劉慶祝,因為掌握大量貪官收錢的證據,旅遊時「被死」於心梗,立即火化,死無對證。

故事的核心「一一六」事件,與時下熱門話題息息相關。首先是製衣工廠「大風廠」得益於城市開發,地價一夜之間破10億元,這是以樓市泡沫推進地方經濟的典型;其次,「大風廠」老闆蔡成功被貪官設局投資煤礦失利,欠下高利貸,這與時下民企接連爆煲十分相似,早年錢多四處擴張,投資非本業,一旦「水源」枯竭,就走投無路;下一步情節是,「大風廠」以全部股權抵押,從山水集團取得6000萬元過橋貸款,銀行卻突然斷貸,「大風廠」還錢無門,貪官控股的山水集團以6000萬元取得市值10億元的「大風廠」地皮,這個情節是貪官利用市場斂財的一個經典詮釋。

然而,股權抵押並沒有在股東大會通過,理論上不能作數,當地法院貪官出手:「法律的解釋權在我這裏,我說你有罪,你就有罪。」這句話暴露了當前司法體系人治的弊病;隨後,蔡成功發動工人護廠,工人點火,力抗拆遷隊,這又是觀眾熟悉的釘子戶的故事;涉案銀行副行長被拘留,她說私人沒有貪污,只是提供貸款給企業,收取利息返點,是按慣例操作,也是為銀行員工謀福利。劇情到這裏,與內地銀行近來的「假章」事件以及數十億不翼而飛十分脗合,銀監會任重道遠。

滿口「黨和人民」 主角缺觀眾緣

此劇將各種怪現狀一吐為快,仍能通過審查,無疑體現了決策層的魄力,面對問題是解決問題的第一步。然而,處方在哪裏?前路在哪裏?片中沒有答案,只是讓老黨員、老革命回憶當年抗戰的傳統。倡導「紅色」,是否能夠淨化靈魂、淨化黨?落馬的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當年正是以「唱紅打黑」為人熟知。

片中頭號主角,陸毅飾演的「反貪大將」侯亮平似乎並無觀眾緣,他和妻子在家洗衣做飯都如同開黨會,一口一個「黨和人民」。這雖然為本劇通過審查,立下汗馬功勞,卻令觀眾抗拒。劇中「大清官」李達康卻要接地氣得多,此人是政績工程的信奉者,任用擅長阿諛奉承的貪官,動員基建還搞出人命,但因為其清廉,妻子與他形同陌路,朋友也不相往來。片中台詞形容他,太愛惜自己的羽毛,而愛惜羽毛的背後可能就是對權力的追求,對權力的嚮往讓他放下了對金錢的執著。

比起反貪 完善監督制度更重要

求錢是貪官,兩袖清風也沒人緣,「大將」侯亮平的日常完全脫離時代,全劇裏,有沒有一個健康的人?在一個畸形的體系裏,怎樣才能創作出一個正常的人?不妨換一個視角,從第一集巨貪的小官,到心狠手辣的公安廳長,其實並沒有十惡不赦的人。巨貪的小官說「三輩子農民,窮怕了,貪污的錢一分沒捨得花」,讓人動容;而公安廳長隻手遮天,老婆說他「只要可以,連他們村的野狗都要調來當警犬」,這又是一個十分念舊,有情有義的人。要做的,不是單單反貪,而是要創造出一個讓人回歸善良本性的環境,要用完善的制度來監督人,這樣才不讓人裏頭的魔鬼走出來。

[李曉佳 財經澡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