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曉佳﹕eMPF無了期的等待 - 20170413 - 報章內容 財經 - 明報財經網

李曉佳﹕eMPF無了期的等待

文章日期:2017年4月13日

【明報專訊】積金局籌備經年的預設投資計劃(俗稱懶人基金)終在4月初面世,到底有多少打工仔把錢放入這個計劃,仍有待分曉。另一個積金局講了很多年的大計,eMPF(中央電子平台)還未知幾時才可推出,一日未有eMPF,打工仔仍然要平白多交無謂的行政費用。

特首梁振英今年初在施政報告中,除了提出他的強積金對冲方案之外,亦談到積金局下一個工作目標,是建立「積金易」,即是eMPF,或叫中央電子平台,說這個平台可以將強積金行政程序標準化、簡化、自動化,進一步降低成本等云云。跟着新任財爺陳茂波,在《財政預算案》說,財庫局將成立工作小組,專責研究制訂eMPF。筆者當時聽到還要搞工作小組,真的無名火起。eMPF這東西早在2012年底、政府找安永檢討強積金制度時,已經提出要搞,因為強積金共有18個供應商,每個都有一套管理系統,養着一班人,極度浪費資源。打工仔由一家供應商轉到另一家供應商,要經過極繁複的手續,供應商之間又要文書來往,猶如活在石器時代一樣。

18衙門養18隊人 打工仔白交行政費

講了4年多,eMPF仍然沒蹤影。有業界人士稱,最重要的問題是不知道誰可以包辦這個平台。據知,積金局就對自己孭上身「耍手擰頭」,因為積金局覺得這不是他們的強項,公營機構不可能比私營機構更有成本效益。而且積金局認為,日後推出的eMPF應該受到積金局監管,積金局沒理由既做球證又落場踢波。

供應商各有盤算 統一平台難度高

這樣問題就來了,積金局不搞eMPF,有哪家私人機構可以搞呢?最有能力的,莫過於現時已各自有自己系統的18個供應商,但若果由其中一家,例如由市場份額最大的匯豐來搞,其他供應商又會否服氣。有業界人士稱,有心經營的供應商,在過去10多年不斷投資在自己的管理系統,亦請了一班同事,突然要將這些工作交出來給積金局指定的eMPF平台營運商,當中涉及很多利益問題。若說由所有供應商、或最大幾個供應商,一齊組成財團來搞eMPF,供應商各有盤算,怎樣釐定自己付出的東西值多少錢?爭拗時間肯定很長。若找一家從沒有涉足的機構來搞eMPF,一切從頭學起,成本又有多高?現有供應商又如何面對整合系統及裁員的問題?

強積金原罪太多 叫打工仔沮喪

問題實在非常複雜。根據安永2012年的報告,當時強積金基金的平均總收費為1.74%,其中行政費便佔0.75個百分點。四年半後,強積金的平均總收費為1.56%,積金局沒有提供行政費佔比多少,相信距離0.75個百分點也不太遠。一日eMPF未能推出,打工仔的血汗供款便要繼續因為18個供應商,有18個衙門,要養18隊人而繼續支付昂貴的行政費。另外,有了eMPF,打工仔才可把僱主供款轉到自己心儀的積金供應商,落實「全自由行」。沒有eMPF,談「全自由行」仍只是空中樓閣。

財庫局的發言人早前答傳媒問題時說,要成立eMPF工作小組,是因為政府不會低估實施eMPF的複雜性及所需要的時間。一言蔽之,強積金這東西17年前推出時,原罪實在太多,現在要一項一項等贖罪,實在叫幾百萬名打工仔沮喪。

[李曉佳 財經澡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