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增濤:葡萄藤也是老的「辣」 - 20170206 - 報章內容 財經 - 明報財經網

陳增濤:葡萄藤也是老的「辣」

文章日期:2017年2月6日

【明報專訊】香港生活步伐之急速,自認世間第二相信無人爬頭,但鮮有人留意在步伐最急速的中環,也會有把時間的擺鐘幾乎停止的地方,只是看你有沒有嘗試去尋找。在兩個約會的空間,有時會上畢打街4樓的Burgundy Etc戥腳,正如老子說的:「靜勝躁,寒勝熱。清靜為天下正。」Burgundy Etc當然是以銷售勃艮第紅酒為號召的酒窖,寬敞的營業廳,還有沙發幾張為即場開瓶品酒的顧客提供方便。

「你也來品嘗一下我們的紅酒吧!」 沙發處已經有幾個年輕伙子打開了三瓶紅酒,「我們每個人選一款酒。」

聖埃美蓉村東郊 種梅樂品麗珠好土壤

據說他是背着老婆,來這裏飲酒吹牛的。其中一瓶是勃艮第名酒村Nuits-Saint-Georges的一級園外,波爾多左右岸各有代表,尤其是聖埃美蓉(Saint Émilion) 的 Château Clos de Sarpe 特別令人注目。波爾多左岸紅酒因1855年的列級酒莊而聞名遐邇,但去波爾多逛過酒莊的都會愛上右岸的聖埃美蓉村的明媚風光。如果說1855年列級酒莊都是六七十公頃的大葡萄園的話,聖埃美蓉村酒卻有不少的小酒莊,Château Clos de Sarpe就是其中之一。位處聖埃美蓉村東郊,葡萄園一層薄薄的粘土在非常厚的石灰岩上,是種植梅樂(Merlot)和品麗珠(Cabernet Franc)的好土壤。

逾60年老葡萄藤 波爾多右岸少見

「真難得在香港都能碰上這家酒莊的紅酒。」一個葡萄園不到4公頃的小酒莊,都是60年以上的老葡萄藤,在波爾多右岸的葡萄園也不多見。當然不用我說了,老葡萄藤產量低,釀出來的紅酒是特別醇香和濃郁的。「這款2001年的紅酒,果香濃郁得來又柔順,而且相當清新,是我在香港的新發現!」

其實就是在巴黎要碰上Château Clos de Sarpe的紅酒也不大容易。我估計它一年就是釀造不到一萬瓶的紅酒。見到這班在Happy Hour溜出來的年輕人,只花幾百塊錢就能夠享受到一萬公里外波爾多小酒莊精心釀造之作,香港真是一塊福地啊!

美利堅霸權走向黃昏 仍無限魅力

特朗普登上美國總統寶座,令人驚訝的動作目不暇給。是否武俠小說有個周伯通,美國政壇有個特朗普?當世人目睹俄羅斯普京在敘利亞屢踩美國的忍耐紅線而奧巴馬毫無反應,就可以明白連小小的菲律賓總統也出言不遜,侮辱一番奧巴馬這隻紙老虎的理由。做慣老細的特朗普,一生人糞土華盛頓政治建制的打躬作揖,美國政經強硬團隊和政策陸續出台是常理,並不會因為有一班人示威而退讓。被許多人認為走向黃昏的美利堅霸權,它的活力會令許多人聯想到夕陽的無限魅力。世界政經驟變,重新佈局就在眉睫,金融市場何嘗不是?

投資及品酒專家/Délifrance創辦人

[陳增濤 品酒論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