織出大型商場賀年擺設 編織達人 節日裝飾打響名堂

文章日期:2017年1月27日

【明報專訊】在工業化年代,人手編織早已不符合產量和成本效益要求。然而,當大家看膩了大量生產、千篇一律的產品之後,又會懷念手工製作的產品。近年不論在外地還是香港,都出現新一代「編織達人」,將編織手工變成藝術創作。在香港,近期最引人注目的莫過於90後「織女」黃玉婷(Annie Wong)。

明報記者 薛偉傑 攝影 李紹昌

這個農曆新年,如果大家有經過中環ifc商場的話,必定會留意到多個以毛冷編織而成的巨型賀年裝飾,包括傳統的舞獅、「大吉大利」的大桔、「招財進寶」的金元寶、「年年有餘」的福魚,以及桃花等。

設計ifc裝飾編織方法

對於ifc商場來說,這只是每隔一段時間就轉換的大型裝飾(於1月13日至2月5日展出),但對於90後新晉編織設計師、The Mint Box Studio創辦人黃玉婷(Annie Wong)來說,這絕對是她出道以來的代表作。這幾個大型毛冷賀年裝飾的圖案雖然是製作公司設計,以及由製作公司請來的十多名女工負責大部分編織工作,但實際編織方法是黃玉婷設計,而女工也是經過她訓練。至於「福魚」和舞獅的較精細部分,編織難度高,由黃玉婷親自編織兩個多星期。

黃玉婷透露,受到外婆的影響,她自小已對編織充滿興趣,高中畢業後,她放棄修讀商科,改為修讀紡織設計。2014年畢業回港後,她在同年9月加入了一個國際時裝品牌,為連鎖店擔任「商品展示設計師」。至2016年初離職,同年7月成立The Mint Box Studio。

合租工作室 教織家品

為了減低開業投資,她和一班手作人租用上環一個共用工作間,每人有一個固定的角落作為自己的小型studio,可以出售製成品、材料和工具等。而中央的公共空間,則讓所有租戶共享,包括開設工作坊。只要開班人數不超過某個數目,租戶就毋須額外付款。若開班的人數超過某個數目,則需按人數額外付款。此外,共用工作間的負責人還可以代收學費及處理報名事宜。因此,她的開業投資有限。

由於香港一年只有大約3個月比較冷,冷衫「有用武之地」的日子不多。所以,她將業務重點放在出售及教人編織或製作各種毛冷裝飾品及家品;至於穿上身的東西,則主要只是教織頸巾。

為企業開班 每班達30人

其中,動物吊飾、仙人掌盆栽、聖誕花環、冬甩咕𠱸的工作坊最受歡迎,最多人報名。一般來說,她希望維持小班教學,每班最多只收4至8人,時間介乎2至4小時。每人的學費由380元至980元不等,視乎工作坊的時間長短。若是為企業的員工開班(如銀行等),她會到企業辦公室授課,每班最多可以教30人。

現時,黃玉婷的學生包括年輕男女、家庭主婦和小童。其中,約六成為女士,男士約佔四成,是因為不少年輕女士會帶同男朋友去上課。由於她租用的共用工作間位於上環,所以也有不少外籍人士上工作坊。

至於宣傳方法,主要是借助互聯網。除了經營facebook和Instagram戶口,上載相片和短片之外,該公司亦曾在facebook和Instagram賣廣告。除了自行收生之外,該公司亦會透過Timable和Hosbby這兩大活動網站來宣傳其工作坊。這兩個網站可以讓開班的人或公司上載有關資料,若沒有人透過它們報讀的話,不需收費;若有人透過它們報讀的話,它們代收學費,並收取10%至15%手續費。其中,Hosbby更曾經讓該公司免費使用3個月。而每次有學生將作品放上社交媒體分享時,又會吸引到其他人注意,產生傳播效果。因此,該公司開業3個月後,已經開始有盈利。

顧問服務佔一半收入

其實,今次和ifc商場合作的賀年裝飾並不是黃玉婷第一次承接大公司的大型項目。在此之前,一個有43年歷史的美國環保地氈品牌邀請她,利用其環保地氈的尼龍線,佈置該品牌香港陳列室以及門口招牌。

在該項工程中,黃玉婷需時兩個星期完成編織工作,還需要動用到人手推動的大型編織機。而現場佈置工作,亦用了4日。她還用冷線作「針織塗鴉」,以冷線包裹該陳列室門口的品牌招牌。

現時,黃玉婷的收入有大約一半來自開設工作坊,以及銷售自家產品、材料、材料包、編織工具等。另外一半則來自承接大公司的大型項目,擔任編織設計師和編織顧問。

她表示,一人身兼設計師、顧問、導師及編織者多職,確實有些分身不暇。為了承接大型項目,她就要停止開班幾個星期。她希望,將來開設一個工場,聘請一些女工編織自家品牌的家品。而她個人則將較多時間用於教授工作坊以及設計和顧問工作。

[生意眼 行銷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