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增濤:Brane-Cantenac波爾多紅酒世家 - 20170123 - 報章內容 財經 - 明報財經網

陳增濤:Brane-Cantenac波爾多紅酒世家

文章日期:2017年1月23日

【明報專訊】在1855年的巴黎世界博覽會,好大喜功的法蘭西帝國皇帝拿破崙三世要推廣波爾多(Bordeaux)紅酒,叫波爾多的紅酒批發商為酒莊列級。這就是波爾多左岸酒莊分級的開始,一直沿用至今。波爾多左岸瑪歌(Margaux)村的Brane-Cantenac酒莊釀造的紅酒,自17世紀已經很有名氣。1833年Brane-Cantenac酒莊由當地名人Brane男爵賣掉,現今為一級酒莊的武當(Château Mouton Rothschild)套現所買下,改成了今天酒莊的名字。可知酒莊擁有的葡萄園土質,可以用出類拔萃四個字形容並不過份。

值得一提的是,武當是唯一的在1973年由二級酒莊晉級成為一級酒莊的酒莊,不過Château Brane-Cantenac在上世紀已經由波爾多紅酒望族Lurton族所擁有。Brane男爵被稱為「葡萄園的拿破崙」,他也像拿破崙一樣,只不過是時空中短暫的過客。

「這款2003年的Brane-Cantenac黑果果味濃郁非常柔順…… 」Brane-Cantenac在1855年的波爾多紅酒評比中名列二級酒莊。瑪歌村紅酒的特色是比其他高地梅多克(Haut-Médoc)村酒的名酒莊,採用更多的葡萄品種梅樂(Merlot)。朋友Paul在米芝蓮一星的尖沙嘴國金軒請客,還自帶幾瓶紅酒招待,真受寵如驚。「看來時間還沒有把橡木桶的雲呢拿香味完全融化到酒中,讓酒體輕盈硬朗些。」

「我倒想你有時間來我們的香港聯校校友會品酒會(facebook:JUAAWC)做個演講。你的紅酒書講到美國酒評家Robert Parker因為美國人對Vanilla味道的愛好,多年來不單止影響了波爾多釀酒的工藝,也改變了它紅酒的味道。你書中提到的Parkerisation這個字,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波爾多左岸名莊紅酒如拉菲、拉圖有超過三分之二的葡萄品種採用赤霞珠(Cabernet-Sauvignon)釀造,其餘主要配上梅樂。Château Brane-Cantenac只用一半左右的赤霞珠,梅樂還可能佔多數,是口感稍有過分的柔軟而欠缺一點結構的原因。但喝酒是一項非常主觀的玩意,何况莊主Henri Lurton自己就是釀酒師呢!

英媒受落「硬脫歐」 鎊匯彈近3%

主觀對匯率的短線震盪的影響在這兩天表現的非常明顯。英國媒體似乎對英國首相文翠珊硬脫歐的演講相當受落,英鎊的匯率應聲反彈差不多3%。在同一天,匯豐銀行宣布將1000個金融職位從倫敦遷移到巴黎。相信通過冗長的談判總會達成貿易協議,但歐元區不大會讓倫敦繼續享受歐元區的金融通行證而把歐元區的金融心臟放在區外。隨匯豐之後塵,金融機構會陸續把一部分的業務移到巴黎或法蘭克福。如果倫敦的世界金融中心地位逐漸褪色,大英帝國最後的痕迹也會消失。

投資及品酒專家/Délifrance創辦人

[陳增濤 品酒論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