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弼:減派息保外儲 中資股難樂觀 - 20170103 - 報章內容 財經 - 明報財經網

王弼:減派息保外儲 中資股難樂觀

文章日期:2017年1月3日

【明報專訊】王弼心中一路疑惑,大陸居民每年5萬美元外匯的兌換限額將在2017新年重新啟動,在限制資本外流措施會不斷收緊的預期下,有財力的居民一定會用盡個人限額兌匯,沒財力的居民也有可能「賣人頭」把自己的配額轉讓出去。總之,在阿爺落閘放狗,外匯儲備手快有手慢無的情况下,大陸居民以洪荒之力兌匯然後盡辦法藏富於外是肯定的。既然如此,阿爺在2016年最後幾個交易日,不斷燃燒美元儲備頂住七算心理大關實在令人費解。

要知道,早在2015年7月(人民銀行進行811匯改之前不到1個月),王弼已經作出關於人民「國際化」路線圖的八大預言,其中第三項是「3.6萬億美元儲備VS 十三億人,每人得2000多美元,不夠分」,已經說明每人每年5萬美元的兌換限額是過於優厚,阿爺一定遲早落閘,所以要兌換外匯只有趁早。結果,不知為什麼拖了近一年半,中央黨校國際戰略研究所副所長周天勇在去年12月下旬才公開表示:「如果一年中6000萬人兌換5萬美元,3萬億美元外匯儲備一年就會空倉,人民幣貶值的壓力會特別大。」周副所長擔心外匯儲備給掏空,正是王弼早前的憂慮。如果黨的高層早一些公開對此表示關注,流失了的6000億元巨額美元,這「傷亡」是否可以減少一些呢?

繼周副所長言論後,中國社科院學部委員余永定亦強調,2017年的「風險主要來自於外部,資本外流,導致人民幣貶值壓力上升。面對人民幣貶值壓力,最關鍵的是保住外匯儲備而非匯率……如果死守匯率的話先大貶再托,外匯儲備就會愈來愈少,當外匯儲備跌破門檻的時候,貶值壓力更大了」。余委員的言論明確地顯示,外匯儲備是有一條信心底線。

加速貶值 勝陰乾式死托

所以,面對2017年初兌匯潮殺到,人民銀行應該做的事情不是頂着人幣匯率不破七算,反而應讓匯價在年底加速下跌,為什麼呢?反正陰乾式死托着,居民也是會用盡配額,那為何不讓人幣匯價下跌更多,從而減弱人民兌換外匯的能力呢?如果我是周小川,1月第一個交易日我就會讓人民幣大幅貶值到,比方說7.5。當然,人民會蜂擁到銀行,排長龍兌換美元。我會容許人民瘋狂兌換兩三日,甚至在這段短時期讓人民幣進一步貶值,令第一天就用盡限額的人民有一種沾沾自喜的感覺。好了,到第四天,我就會出殺手鐧,把人民幣頂回去年收市中間價6.94。這樣做有什麼好處?就是在不損耗更多美元的情况下(為何不會損耗?因為頭三天無論人行頂不頂匯價,都是有許多人會盡用限額)要令首三天換盡限額的居民呻笨:「早知不用盡限額啦!現在蝕底了!」讓後來的兌匯者有警惕。只有消滅「早換有着數」的預期,才能減低外匯流失壓力。不斷燃燒外匯儲備令人民幣陰乾式下跌,可說是最差利用外儲的方法。

消滅「早換有着數」預期

所以,余永定言論﹕「面對匯率貶值,盡可能不要干預外匯市場,讓匯率該貶到哪就貶到哪……不要干預的話,我們還保留着充足的彈藥,如果需要的話我們可以動用這種彈藥,維持中國經濟的穩定」,有其道理。至於如果中央真的採用他的建議,讓人民幣一貶貶個夠,貶到什麼位才「夠皮」,余委員對人民幣是頗有信心的。可惜,至少在2016年,人民銀行還是不斷燃燒有限的美元儲備來頂住匯價而罔顧外匯儲備跌穿信心底線的風險。但預期2017年,中央會加強外匯儲備下跌的措施,其一方法,會是減少在港上市中資股的派息,所以我對今年2月至3月中資股的業績公布,不敢抱太大的期望。

■最新一集「投資.王道」

香港奧國經濟學院院長王弼會在每周主持的《明報》財經節目「投資.王道」,以專業投資者角度分析經濟和股市市况,欲收看最新一集內容,可登入:link.mingpao.com/48718.htm

香港奧國經濟學院院長 fb.com/buytillsuspension

[王弼 投資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