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國良:計算已反映擔憂的股價 - 20161121 - 報章內容 財經 - 明報財經網

何國良:計算已反映擔憂的股價

文章日期:2016年11月21日

【明報專訊】在「侵」時代,已經有不少專家拋出他們的觀點,述說未來的世界會是怎麼樣。正如上周所述,現階段去談太多未來政策,可預見度相信並不很高。從一些最新的報道已經可以看到,參選時候的制訂的政綱很多時都是衝著選票而來,但當當選後,便會發現「想像美好,現實殘酷」的困局。因此原先想像以為可以水到渠成的施政,將出現不少變形,而且,在整個選舉歷程中,出現的一些造王者,他們在這時候便會利用選前累積的話事權去影響新政,這亦是不少政策預期被誤讀的原因。

當然,儘管可能出現誤讀,市場還是要繼續運作下去,投資者在僅有的信息下,他們只可以選擇相信一些大概率的事情。亦如上周所指,我們看到債券市場中,有不少政府長期債的息率已出現急升,例如,美國10年期國債息率已由1.8厘上升至近日的2.2厘,在市場對未來經濟添了一分樂觀之際,投資者亦因而上調他們對未來通脹的預期,促使債息轉向,有分析更指出,這走勢有機會保持至年底或年初,這當然令12月加息的預期高唱入雲。

觀察股息率和美國國債息率關係

在美元強,美息上揚之際,我們看到以往受惠於(超長)低息環境的高息股受到影響,有報告指出,在亞太區內的相關股票,已經從年中的高位回落不少,例如,以估值指標市帳率計算,在過去3個月內相關股票的市帳率已由高位的1.39倍下跌至1.17倍,即已出現了16%的跌幅。如果以現在的估值跟歷史估值來做比較,經過了這一輪的調整,估值又回到今年初水平。而且,同樣受美息影響的香港房地產相關股票,亦呈現相似的走勢。當然,政府的加辣亦加速加大了以上的調整。以市帳率計算,現在的0.60倍已很接近今年1月份那時的低位。從估值倒推來看,市場亦已把頗保守的看法在股價上反映出來。所以,下一個關鍵問題是,到什麼位置的股價算是已充分反映有關擔憂呢 ?一個簡單的方法大家可以參考一下:觀察有關股票的股息率和美國國債債息率差距的長期關係,找出當中歷史中的平均值和最高值,例如長期平均值約為2.2厘,最高的息差距離是3.0厘,我們就可以以上述提及國債債息走向,計算出兩個股價。第一個是假設市場並沒有根本看淡前景而保持着平均息差為2.2厘情况的股價,第二個就是假設市場因利率風險上升而要求更高的風險溢價,使兩者息差擴闊至3.0厘情况的另一個股價(會較第一個為低),以這個準則去衡量這類股票進出的策略,將有助普羅投資者更有標準去權衡當中投資的價值和風險。

安保投資亞洲區股票投資主管

[何國良 基金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