龐寶林:成熟國家債市跌勢已成

文章日期:2016年11月14日

【明報專訊】美國共和黨候選人特朗普奪得美國總統寶座,投票當日一度造成金融市場大幅波動,亞洲區股市大跌、避險資產如日圓及黃金顯著抽升。不過市場恐慌情緒很快就降溫,股市後段跌幅收窄,相信是因為投資者已接受了特朗普成為美國總統的事實,亦期望特朗普能為美國經濟帶來起色,其提倡的政策更令相關利好行業股價大升。整個過程與英國脫歐一事如出一轍,但今次反彈速度更加快,前後不到半日時間。

雖然股市、貨幣等迅速收復失地,但是債券市場仍然不買帳,繼續陷於下跌漩渦。其實自8月開始,主要國家的國債收益率已經展開升浪,換言之即是債券價格下跌。國債價格下跌的主因是今年上半年升幅太過誇張,除了市場資金避險外,各國央行如日本及歐洲央行推出負利率政策亦是最大推手,各國不同年期的債券收益率急跌而債價上升,而且整個升勢於上半年更是未見調整。時至今日,日本央行已出手維持日本10年期債券零息水平,以避免收益率再下跌而扭曲債券市場的風險,事後日本10年期債息的確穩定於零厘附近。另一方面,美國聯儲局加息預期日漸升溫,投資者開始發現債券已缺少利好因素支持,價格再難以上升,因此不斷沽債離場,導致主要國家的債券價格於過去數個月持續滑落。

同時,傳統上美國或德國等國債是投資者追捧的避險資產類別之一,不過自英國脫歐公投以來,甚至於美國總統大選所帶來的風險及不明朗前景,都無助主要國家債券價格上升,反而是沽壓不斷。而事實證明英國第三季GDP比預期好,按年增長達到2.3%,是超過一年來最強勁,亦無受英國脫歐事件影響,令到投資者買債的需求更為降低。

脫歐特朗普當選 均無法推升國債

上周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後,市場預期新一屆政府將會增加財政支出及基建投資、推行貿易保護政策、增加就業及推動薪酬上升,這些政策都會令通脹升溫,亦增加了加息的機會,加上有機會加碼發行長期國債,引發美國國債息率再度抽升,10年期債息錄得自2013年7月以來最大單日昇幅,而現時10年期債券息率已升破2厘,是今年1月份以來高位。

通脹掛鉤債看俏 新興市場債息吸引

直到現時筆者認為主要國家國債價格仍會持續回落,畢竟過去的上升泡沫仍要時間消去,雖然未知債市泡沫會否急速爆破或是逐步調整,但是債市回落之勢已形成。彭博環球成熟市場主權債券指數已由8月23日高位的120.813持續下跌至現時的113.419,回落幅度有6.12%,跌幅對於債券來說已是相當大,但比起早前的升幅而言,調整仍未及一半。所以對於投資成熟市場政府債券仍是不可取,如果要從芸芸債券中選出較佳投資對象,相信通脹掛鉤債券、亞洲及新興債券將是不錯的選擇,前者受惠通脹有機會回升,後者則仍提供較高息率,比較下仍可考慮持有。

(本文意見只供參考,東驥基金及東驥基金管理的基金組合,有可能持有文中提及的基金。)

東驥基金管理董事總經理

[龐寶林 債市情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