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弼﹕勝者全取 VISA有力跑贏大巿

文章日期:2016年7月25日

【明報專訊】一個星期過去,全球股市離不開一個主題,股票回報吸引、抵買,所以資金持續湧入股市,美股連升9日,在上周四斷纜,但周五又重拾升勢,再創收市新高。港股升勢,大致跟隨美股。

所謂股票抵買,是相對而言的。投資界目前放眼政府國債低得可憐的孳息率(10年美債孳息率曾低見1.375厘,更不要談歐日國債),便認為股票(如標普500的股息率達2.04厘)奇貨可居。傳統上,美國10年國債息率應該高於股息,如今股息竟然高於債息,市場以此為藉口,把股票炒上,所以上周本欄說股票當債券炒,正是這個意思。我們要問的,是這個現象會否成為常態,因為如果標普500的股息可以下降到10年美債孳息水位(假設不削減股息),股票的上升空間可以很可觀,問題是,股票當債券炒,股息追到國債息的假設,經得起時間考驗嗎?

日股息跌 股價也跌

其實,只要和其他市場相比,我們便知分曉。目前,日本10年國債孳息已經是負數,股息不可能是負數,因此難以對比,但只要我們把時間倒流到去年年底,當時日本10年國債孳息率約0.25厘,日經指數為19033點,股息達1.93厘,如果日股股息要追平日本國債孳息,日經指數豈非要倍數上升?可是到2016年5月31日,日本10年國債孳息已經跌到負0.1厘的水平,日經指數的股息,亦跌至1.63厘,可以說,股息和債息的差距仍然相若,但日經指數就不升反跌至17234點,跌幅達一成。日本的例子,說明了許多事情。股票不同債券,債券孳息隨着債價改變,但票面息率不會變,意味如果投資者今天買進債券,手持到到期日,他的回報完全可以預期(假設沒違約出現)。可是,股息的派送,沒有既定,可以隨市况和盈利增派減派,日本的例子,指數和股息俱跌,很可能的解釋是,日本上市公司整體盈利出現大幅倒退,拖累了股價,證明了要股息追平債息,並非一定要炒起股票,亦可以透過減派息達成,而減派息,通常會大幅拖累股價表現。另外,縱使日債孳息屢創新低,但投資日債的成績仍然可以跑贏日股。

股息率續向下 可以是因減派息

正如本欄兩周前說,道瓊斯指數30隻成分公司收入在2015年下跌了5.2%,標普500成分公司,收入增長由2012年的近10%見頂,四年間輾轉向下到現在的負增長2.47%。在營業額收縮的情况下,這些公司的CFO已經不斷透過裁員和財技(例如股票回購和借債派息)維持派息,但如果世界經濟復蘇還是像現在緩慢,最近Brexit加上歐洲的恐怖活動像每周例會般頻密,還有固有的超低利率導致資源錯配出現的不良投資,以整體股市而言,我認同股息會持續向下,但長遠是會從現在的股價炒上帶動,變為由削減派息帶動,到時必然對股市造成壓力。

話雖如此,縱然大部分公司的派息和國債孳息率會持續向下,但我預期美國跨國公司的強中之強(即在過去幾年的盈利和派息仍可持續增長的)如VISA一類,會以「勝者全取」的姿態跑贏大市。短期而言,股票當債券炒仍然會持續一段時間,美股仍有力挑戰新高,第一個轉捩點可能在本周日本央行議息出現,看看黑田東彥能否滿足股市對放水的極高期望。

明報財經節目「投資.王道」

香港奧國經濟學院院長王弼會在每周主持的《明報》財經節目「投資.王道」,以專業投資者角度分析經濟和股市市况,欲收看內容,可登入:link.mingpao.com/45334.htm

香港奧國經濟學院院長 fb.com/buytillsuspension

[王弼 投資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