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拓撲

【久利生專欄】「完善」金融市場的「惡意」查冊

文章日期:2021年4月7日

趁復活清明長假往外走幾步,在鐵崗政府山一帶遊走,碰見本地查冊界KOL兼獨立評論人 David Webb也在快步運動。首季尾未能如期公布的業績大增,加上由政治事件引起的禁查冊風波,都觸動本欄神經。雖然兩者沒有因果關係,但卻圍繞著同一「完善」金融市場的精神,專業審計及查冊申報都是要確守公正公開原則,保障投資者及各持份者的利益(你問久利生公平不公平,卻見仁見智)。

「惡意做空」是近年A股市場專門用語,做空即惡意,但環球不少基金都是長短倉齊做,「夾個Spread出來」,當然也流行沽空機構發表報告,不會獨「沽」一味只靠查冊,但again不少沽空機構創辦人原本都是金融體制精英,但深明以至痛恨系統因有隱瞞遮掩而失效,故要尋回透明度及市場效率的向善初心,亦即達至經濟學所講的平衡點。

在禁查冊一事上,金管局取態已有行家從反洗錢/合規角度分析,而證監會立場之微妙亦不遑多讓,事關證監會一直奉行事後規管模式,前提當然要證券業基金界做足申報工作。但可能因近排慣住起微信女底?證監suppose應高調反對禁查冊,皆因過往不少case 像「種票」、碎股黨、代客泊車等等,其實都經由媒體查冊才曝光,早年甚至有記者因有壯家線而被證監招攬,想必是重視其人際網絡及查冊功夫,但如今面對特府禁制,證監卻置若罔聞。(而微信女似乎已轉場化身熄爐女,繼續唱高散貨。)

做金融中高層就最慘,無論是i-banker幫客戶砌刁做due diligence、還是私人銀行家建議client調動資產,都要面對買賣雙方資訊不平衡的虛線。如今這個共同使用、真正行之有效的「特權」遭到無辜切割,防民之口,甚於防川,竟為此政治原因而犧牲專業知識及服務水平,要會計師、核數師、估值分析師、併購律師等陪葬,一兩單刁若因無法妥善審查而處理失誤,分分鐘斷送大好前途。就像Archegos便是一家運作不透明的家族基金,若因審查不足而拖到最後一刻爆煲,試問又是誰之過?

當然交易要睇對手,若是一般蟻民散戶,面對大財團複雜財技加上背後的人力動員,若沒有查冊這柄草根的罐頭刀,連知道對方姓什名誰的基本權益都被剝奪,又是誰在受保護呢?而特權的尚方寶劍,又是被誰人一直高舉在手上?說到底,查冊為的只是公眾知情權,除非設計太深令到牽連太廣,要從頭拉倒公司交易、企業議案其實談何容易?頂多只會做一兩日報章頭條、增加一點行政成本罷了。

政制偷天換日,未來將有一段時間,各司局的法律條文不排除都要新撰重寫,包括今次因DQ查冊而有機會重生的部份《公司條例》,竟理直氣壯地聲稱可舊案新用,把最初有所不足的草案自動推倒重來,明顯是已不像過往般聽取外界聲音、尊重市場持份者意見,就像防疫599G一樣亂搬法例堆砌條文,以防疫滿足社會秩序的執法效果。

長假期本應少看新聞免心煩,但還是讀到財庫局長許正宇就此解釋,指傳媒仍可繼續透過現行機制,即時取得董事個人通訊地址和部分身分識別號碼,以辨認有關董事身分;上市公司小股東日後仍可透過申請取得董事完整受保護的資料,金融機構及專業團體可以繼續透過現行機制取得董事資料。

對此本欄無法苟同甚至要批評,其實為玩弄文字(未達偷換概念水平),「完整受保護」聽來又是難聽過粗口,如果抽走所謂受保護的部分,那資料還算不算完整?局長唯一講得對的是指出不能再容許個人資料被「武器化」- 成功將潛在影響一步提升到國防層面。

至於說金融專業仍可取得資料,局長當然說得輕描淡寫,但恐怕仍要先獲授權、更甚者還要得法庭批准(及客戶同意),感覺再次是衝著金融服務業而來。許是筆者多心,近月來本地財金政策似乎愈來愈違背業界代表的想法,是否又要被政治綑綁表態。

當前營商環境急劇轉差、經濟自由度下滑,因政治背景而可望更上層樓的局長有餘力卻只集中為政治服務,在財經庫務角度根本連治標也談不上,反映各政策局下一步將淪為聲稱完善政制的執行機關,與轄下被新安置的各滅罪、防火、街坊福利、盂蘭等選委會,通力合作,以財庫局為例,便要分演財經民政事務的協調配票工作。

西環換人後,土法煉港實在可圈可點,全民被委下階級爭鬥已不遠矣,試圖用工農組織來鬥地主、壓商家佬、反專業智識份子,功能組別再沒政治上的功能,只剩下借專業起名的組別,很快便會有大批乜會物會組成,有代表性的行業公會,亦會湧出很多自稱不問顏色只求專職的會員出選會董。如此一來,本港泛建制派今後估計亦毋須那麼多專業人士或校董博士。

40、30、20席立法機關分餅仔,金融服務業若要入局,一邊要面對今後先立法、後審議、零推翻的走流程,另一邊可能便無法不專業「失分」去確保自己的政治本錢。

除了公務員要宣誓效忠愛國,private sector的專業人士竟可能要棄守職業原則,通過一場又一場的專職考試,到最後竟然是「沒有你(的專業),對我很重要」。說這是場全方位、跨領域的整風運動,絕不為過。

公民社會形成,互聯網力量加持,令第五權迅速興起並加以鞏固,即網上所謂「咁大件事冇人講」,禁查冊咁大件事,當然要趁冇人(敢)講前繼續討論,儘管第五權更大可能是正要開始、便已結束。你問:「喂,第四權呢?」有線電視有你樽漂白水、香港電台也有你支百年老抽,鏗鏘集的遭遇堅將歷史寫在牆上(最新被抽起的一集便正好是探討上述公民權利「四捨五入」的演化)。面對如此禁制,只好寄語香港新一代仍有心的專業界別人士,「千祈唔好慣」。

久利生

其他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