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拓撲

【專欄】月費$18的有線閂電視套餐

文章日期:2020年12月15日

正所謂冬大過年,電視新聞隻隻過年故都一定係咁開頭,今年疫情關係大家都Netflix,筆者亦不落俗套試煲韓劇,由金師傅2、我的大叔、秘密森林再到機智醫生生活 - 講五個高級醫生的工作日常及特別是在一個處所(政府用語)建立的默契友誼,難得的輕巧討好、乾淨俐落。

當然,現實中拉雜成軍的電視四人幫又怎及劇本上的精挑細選的醫院五人組,裁員鬧劇橫加枝節,難怪有仍在海盛路大樓返工的有線新聞部員工戲言要為「開」電視正名,從大堂玻璃門貼上X字(請讀者自行填充),好過叫人閂電視。

至於最新事態發展,本欄得高人指點,得知去周四人幫曾試圖與「組頭」再開會斡旋,表現出欲擺平事件,但無奈刺、中兩組都意興闌珊,是以反倒有點皇帝唔急太監急,反正去意已決,何不食花生看你還有什麼花招,結果自然是不了了之。而有線cut員工當日把一切看在眼裡、最終決定共同進退的其他枱的老員工,據知都已經為farewell同事做準備。

雖然此前一度有人解讀,以為有其他渠道可以繞過四人幫,向大老闆痛陳newsroom的真實情況,期望遠東收回荃西承命。但話明傳媒寒冬,雖然有否討論過能夠壓場的大佬輩人選不得而知,但新聞部要春風吹又生談何容易,其他條件選項還包括謝許陳李(排名分先後)的去留。而四人幫中,據講謝深得上層寵幸,許除了私事舊聞外仍算可取,但其餘二人在最極端情況下「也並非完全動不得」。

但正如高人所言,這些都是一廂情願妄自猜測,此刻實也摸不清老闆是否早已另有盤算,所以才順勢自我矮化,淡化有線人口,要新聞部示弱,減成本可能部分是事實,但更諷刺的是,為了開拓新的目標客戶落廣告,竟然不是靠做好一檔節目、或整靚一個demo,而是憑趕走最受歡迎節目的天團,莫非潛在的廣告主慣了不看rate card、只睇name card?

千萬不要誤會,筆者從來認為媒體只是貨品一件,要服膺市場經濟、跟從價格供需。而最根本問題當然還是廣告收入,一是難像大台靠慣性收視(如仍有)入屋,二是不及友台成功拍住銀行落戶商廈,故有線可做的,在引入中資國企股東之餘,便是用大灣區節目的內容,和靠普通話台的人脈 - 普通話台本身已有紅二代人物,今次大裁員之際,又傳出有另一「系出名门,家世显赫,祖父曾统领上海市公安局」的網紅、前大台的所謂主播加入,本應出現紅鬥紅的局面,好不熱鬧,只是後來好像又叫停,但無論如何,都頗契合將來的政經變化。

「出路?恐怕已沒什麼生路」。的確,高人分析一針見血,如果「去舊有線」的思路正確 - 即是說要去掉前後25年的努力、再小事大意義點說,這等於四分之一個世紀的血汗,而這便是老闆的所謂遠見的話,那遠東終究遠不過惠東,節目的視野自此便會大為收窄,內容偏向政策主旋律並緊跟監管大隊,例如內地社區團購亂像影響民生是互聯網企業問題,或錄播央視重溫外交部發言人的不卑不亢回應,而非自己派人把長鏡頭再次對準深圳的看守所,則在在反證「舊有線」的新聞更值一看。

與傳媒中人談及,觀乎近年多場cut有線運動,或許因裁員力度、處理手腕、社會氣氛等等,又以此番的傷害最大,是以有線疑似下令客服全面硬銷12個月、每月$18,即每年$216的震撼價cut台套餐 - 「考唔考慮下?係包新聞、財經同埋幾個大陸台。」筆者扮有幾分刺針精神即打上客服熱線查證,講廣府話哥哥竟然還追問:「有冇乜特別原因取消?我哋仲有刺針喎⋯」真人真事。當然明眼人都知,為的不是高ARPU客戶,而是人頭數字而已。

想當年的科網泡沫,沒記錯有線寬頻是以基建股的身份上市。廿年後,有人說另一場由新經濟企業主導、受疫情推波助瀾的IPO及SPAC(特別目的收購公司或俗稱「空頭支票」公司)泡沫已經形成,當中尤其是SPAC賣的是夢想、是未來,例如Virgin Galactic便sell太空旅遊,在如此難過的一年,也間接令整體上市集資金額仍可刷新。因此,也令人不得不佩服Pantone, 罕有地以兩種顏色作為年度代表色,極致灰(Ultimate Gray)配亮麗黃(Illuminating),確實帶點神來之筆,更有點太極陰陽盛衰的況味。至於有線未來的主色,相信會是編號2066的暗紅紫,或許是映照出其將來的focus group。

「喂?喂?」我當然沒有把客服的話聽進去,也鐵定會在2020年結束前cut有線。

久利生

其他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