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看世界

何國良﹕春運獲解決 反映經濟轉變

文章日期:2019年2月11日

【明報專訊】在新一年裏,筆者祝各位讀者諸事順利,得心應手。

剛過的一周,由於夾雜着3天的新年假期,港股只有一天半的交易日,從指數波動倒推,並沒有太多的指導意義,關鍵似乎在於月底前的兩三周。過去一周,為各地市場添波浪都可以說是兩大因素,宏觀經濟增長的趨勢與處於當中的公司盈利增長預期,另一方面就是中美貿易磋商的跌跌碰碰。其實,這兩個因素,已討論的文章有如恆河沙數,筆者的觀點亦已多番陳述,毋庸再表。現在可以做的,就是靜待佳音,另一方面,如果市場在噪音影響下出現比較極端的反應時,以反向操作應對,相信可以更有效游走於市場的波動中。

在春節長假中,除了難得可以跟家人聚聚之外,還可以有點時間去多看一些文章,長一下知識。在香港最炎熱的一年春節,看了一篇關於春運的文章,文中提及2008年春運期間的那場雨雪凍災,造成電力事故,導致往來廣州的火車完全停頓,短短數天,車站廣場就曾出現數十萬趕着回家的人潮。天又冷,人又餓。這些新聞電視畫面,至今仍印在腦海中。那個時候的我亦不禁問,要怎樣可以有效解決這場人類歷史上每年出現一次的大遷移呢?我們在談的是一個非常驚人的流量。以2014年為例,整個春運的全國旅客人次達到36億人次。全球人口約有75億,意即在春運一個假期的期間,就有全球一半人在路上出走。有什麼交通系統可以應付這種高峰運輸量呢?

高鐵電子商務提升春運效率

過去十年,高鐵在國內高速發展,以至高速公路持續的擴網,為這方面帶來了應有的基礎設施。而且,智能手機和電子商務近年的發展,更讓以往繁複的購票手續變得輕而易舉。過往在車站外排隊買票,退票的場景已不復見,這是當年自己想也沒法想到的一個解決辦法。

正當筆者認為,既然一切硬件安排已經到位,另一番的春運高峰亦應可應付得綽綽有餘之際,文章卻帶出另一番景象。文章指出,不是現有的基礎設施應付不了,而是這個春運高峰在2014年那年後,亦從來沒有見過更高的春運旅客人次。

春運人數在2014年已見頂

大家都不禁去問,為什麼春運旅客人次沒有再增長呢?原來當中包含了好幾個結構因素。有統計指出,中國的流動人口在減少,這直接影響了春運的需求。人口老化在中國出現後,勞動人口亦因為這結構因素而出現變化,再加上城市化的比例亦一直在上升(由2010年的50%上升至2018年的接近60%),就業人口有部分已經在工作城市中落葉生根,在春運期間的交通需求亦因而減少。近年甚至出現反向春運,不少老人家是從農村跑向城市過年,亦紓緩了單流向的格局。最後,製造業工人亦因生產變遷而下跌,也許,推而廣之,貿易戰的影響並非如想像中差?!

祝新春大吉!

沛達投資管理有限公司

[何國良 基金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