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時度好橋

聰明交通燈節省人車等候時間

文章日期:2018年7月13日

【明報專訊】網上WhatsApp流傳一則短訊:「今天(周四)上午九時開始,每個街頭角落,每條斑馬線,都有一個軍裝警員,每條天橋上,都有一個軍裝警員及攝影機。目的是捉『過路時不守規矩的行人』。全組人員包括一個雞仔餅(筆者按:即警署警長)共有19人。現在不要亂過馬路,在天橋影相,跟着叫人截你畀告票。全軍裝,唔會有人喺燈位,拍倒至通知埋伏軍裝截人。初犯三嚿,最高2000。」短訊附有一則警務處的「行人須知」通告,我還收到兩張照片,一張是一名警員埋伏在花叢中,讓行人看不見他;另一張顯示兩位警員在行人天橋上佈置攝影器材,準備「嚴厲執法」。

看官可能覺得,這是個政策項目,為何筆者要越俎代庖,不安分地寫這個題目?原因是筆者認為本地交通燈設計過時,執法者因循守舊,把一些過時的法例強硬執行。由是討論設計的創意及其執行狀况,故與本欄目相關。

為爭取時間 路人以身犯險

交通燈設立目的,是要分隔行人與車輛。最理想是讓有車輛到時讓車經過;有行人需要過路時讓人經過;沒有車輛經過時,就不應要行人停下來等候;而沒有行人經過時,也不應讓車輛停下來等候。不過,現時香港交通燈都要由車輛及行人按既定時間交替過路。系統本身就沒有以使用者的需要作為設計基礎,因此,我們都會看見車輛或行人停在紅綠燈前。這樣造成人為阻塞,就是讓車輛或行人作無謂等候、浪費社會資源。

不遵守交通燈號橫過馬路有好幾種情况,有些行人看到沒有車輛駛近時,就在紅燈下橫過馬路,爭取時間。相信大部分香港人都曾犯過這樣的「不守規矩」,這是因為減少時間無謂浪費,筆者認為不應撥作犯事的壞行為。然而,也有一些朋友在車輛駛近時也穿插其中,這些不顧安危的行為,當然值得懲罰。

聰明交通燈就能解決這個問題。

交通燈裝感應器 調節過路時間

物聯網的興起,只需讓交通燈裝上感應器(很多時是鏡頭)和軟件,「看見」現場的交通情况,因應當時需要而調節車輛及行人的過路時間——例如老人家在快轉紅燈時仍在過路,便應加長行人綠燈時間;沒有行人過路時,便毋須截停車輛等。更加聰明的是,從遠距離量度車輛數目,計算它們到達燈位時是否不用截停;以至連繫多組交通燈,減少同一批汽車在同一路段上多個交通燈位前等候的不愉快情况。

交通部門明知聰明交通燈已在測試之中,但仍然樂此不疲強調死守規矩的重要,花費大量人力物力去執行過氣設計引起的「守規問題」,可見當局未能與時並進,大有擾民之嫌。此外,該交通部門做出來其中一款告示,其中英文語意頗為難明,這裏只把中文版本抄出:「行人須知:在交通燈號控制過路處兩旁15米範圍內過馬路而不使用交通燈號控制過路處……最高可被罰款$2000」。這是不遵守交通燈號過路之外的另一項「不守規」事項,不過,用這種方式溝通,恐怕只會令人大嘆「官腔難明」罷了!

歡迎讀者分享好橋:kmyimbiz@gmail.com

香港市務學會前主席

[嚴啟明 時時度好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