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澡堂

李曉佳:證監轉軚接受SPAC 內地資金作祟

文章日期:2021年3月4日

【明報專訊】先有《蘋果日報》報道港交所(0388)研究引入SPAC(特殊目的收購公司)上市制度,到近日經常被股民問候的財爺陳茂波正式表示,要求港交所及證監會研究引入SPAC,監管機構終於打倒昨日的我,重新引入這種昔日深痛惡絕的借殼上市制度。筆者就認為,今次「轉軚」背後最大的原因除了錢,恐怕也是要為內地資金服務。

筆者數月前亦曾寫過SPAC,簡單而言,就是將一家業務完全空白、大多在開曼註冊的公司上市,而集資所得資金,一般須在18至24個月內提出特定收購計劃,在完成收購後就會變成一家正常上市公司(這個程序一般稱為De-SPAC);倘若無法如期完成,信託人就會將SPAC清盤,並將資金退還予投資者。

啤殼實際是「另類SPAC」

在筆者看來,香港監管機構近年積極打壓的「啤殼」活動就屬於「另類SPAC」,由於香港不容許沒有業務的公司上市,在上市需求急增下,令不少小型本地公司透過上市「造殼」,然後售予有意避過正常程序上市的財團借殼上市。

借殼本身沒好壞 視乎用者

先戴上頭盔,筆者並不認為借殼上市是什麼妖魔鬼怪,正如警察佩槍可以用來制服匪徒,也可以打在無辜市民身上;借殼本身只是一種模式,是害人還是幫人,端看使用者本身。不過,監管機構在數年前的一輪殼股炒風中,不單止嚴查啤殼團隊,甚至將存在已久的借殼上市視為洪水猛獸。

要說為什麼監管機構會突然「U-turn」,錢當然是重要原因。SPAC去年在美國大熱,全年集資額急升近5倍至798.7億美元(約6229.86億港元),佔整個美國IPO市場接近一半;各國金融市場發現有利可圖,紛紛希望摻一腳發展,在香港之前,英國與新加坡早就宣布加入研究,作為鄰近競爭對手的新交所,早前更表態希望今年內可以做成首單SPAC生意。

傳不少中資早對SPAC投石問路

筆者同時認為,與近期紛紛投身SPAC潮流的長和系創辦人李嘉誠、新世界(0017)副主席鄭志剛等人相比,對港府更重要的應該是「人民幣」。讀者不善忘的話,同股不同權(WVR)架構公司在港上市,在過去10年一直爭議不絕,更一度遭證監會「打沉」;最終令到香港向WVR「開關」的,還是因為政府垂涎內地資金,甚至為吸引小米(1810)來港上市提供大量便利。但有趣的是,時至今日,香港卻沒有一間WVR上市公司是來自港資富豪(只有Welab曾經申請,最終無影)。

事實上,筆者耳聞不少中資公司,尤其是新經濟公司,去年已開始向律師、投行查詢SPAC上市詳情,而在中美關係未明,中概股被制裁陰霾未退下,這將會是繼WVR、第二上市後的又一塊肥豬肉。與疫後通關一樣,人民幣在上,開關相信只是遲早問題。

[李曉佳 財經澡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