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澡堂

李曉佳﹕社會信用評級 香港避得了嗎?

文章日期:2019年7月12日

【明報專訊】中國共產黨有一個檢查監督機構名為「中紀委」,打開中紀委網站,一般會羅列受懲罰的黨員,在說明他們被處分的原因時,往往會加入一句「喪失理想信念」。在以黨治國的國家,喪失理想信念就是一種罪,凌駕在法律之上,一個人有沒有喪失理想信念由黨來決定。現在,中國把同一套治理系統由黨擴展至全國:建立全國「社會信用體系」。

教育法律失效 才要另建道德體制

一個人有沒有曾經在網上「誹謗他人」、有沒有曾經「破壞社會秩序」、曾否逃稅、不供養父母,全都會影響一個人的信用評分。評分低的話,會買不到火車票,不可以坐的士,子女不可以讀私校等。就像中紀委論斷一個人是否喪失理想信念一樣,這個信用體系的分數,決定了你是不是一個有誠信的人。這些「高尚」的道德行為,沒有被寫進法律,但寫進了凌駕在法律之上的體系。

中國要實行一套全國性的信用體系,是因為教育上的不足,以致很多人沒有守法的意識,沒有一個良好公民的概念。就好像推出火車和旅遊景點黑名單一樣,當教育無法塑造出一個不霸佔別人座位,或不破壞景點文物的人,而法律又缺乏執行力和約束力,唯有另行建立一套社會標準及賞罰制度。

聶德權擔保 未能讓港人釋疑

香港雖然也會有不誠信、沒信用的人,但總體而言憑教育及法律能夠形成一個有紀律的社會。然而,在國務院的規劃綱要中,這個體系是全國性的,在廣東省的《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三年行動計劃》中,也明確列出要在區內建設社會信用體系。雖然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聶德權日前表明,這個體系「不會在香港實施」,但大家似乎仍存疑,相信未來香港人也會被納入體系裏,同樣會被評分,只是評分僅會影響港人在內地的活動,不會令港人在香港的行為也受到限制。

其實在香港,即使未有一個全社會的信用體系,每個人其實也背負着一個分數,但主要是金融層面的。比如說,信貸評級機構「環聯」為超過一半的香港人評分,由A至J 劃分每一個人。金融機構大多會為每一個客戶定下等級或評分,以決定面向客戶的服務、定價、營銷策略等。

個人信貸評級 恐擴至收集網上行為

過往金融機構主要根據客戶的財政資料,例如收入及還款歷史進行評估,但在鼓勵使用非傳統方式的政策方向下,它們慢慢在收集大家的日常行為數據與社交媒體資料。而當我們決定在網絡上留下足印,已無法避免被取用資料評分。雖然是出於金融層面,但我們的日常生活也會被人工智能分析得透徹,再定下評分。這種做法,內地的「芝麻信用」和「花唄」都在做,早晚也會被複製在香港。

我們身在香港,即使不講政治,也會無法避免被打上各種的評分。或者正如《1984》所說,在各種不同的「思想警察」監視之下,未來我們也會被逼出「雙重人格」。

[李曉佳 財經澡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