鴕鳥蛋抽取抗體 商機破殼而出 製抗流感口罩 日本累銷逾億個

文章日期:2019年2月1日

【明報專訊】近期流感在港肆虐,幼稚園需要提早放年假,公立醫院擠滿病人,令醫療系統承受龐大壓力。有日本企業早在2008年開始,就從鴕鳥蛋中抽取能夠抵抗流感病毒的抗體,來製成口罩,至去年已累積賣出超過1億個。近年鴕鳥抗體產品擴至針對牙周病、暗瘡、皮膚過敏、體重管理等用途,並由口罩、噴霧、牙膏、嗽口水、護膚品到食品,發展多元化商品。

MAZ World Limited合伙人重川元志表示,傳統上醫學界若要提取某種疾病的抗體,大多是將病毒或細菌的抗原注射兔子,令兔子體內產生疾病抗體,再從兔子血液提取抗體。不過,兔子被抽去大量血液之後會死亡,犧牲不少性命。此外,由於從每隻兔子提取到的抗體很少,而且產量有限、成本極高,質素不一致,主要應用於檢測疾病及科研,並不適合商業生產。雖然醫學界亦曾經研究從豬、牛、馬、大象等體型較大的動物身上提取抗體,但需要大型室內設施,亦難免殺生。

鴕鳥蛋抗體多 降成本減犧牲

至於日本會出現多款加入鴕鳥抗體的產品,因為日本京都府立大學生命環境科學研究科教授塚本康浩研究鴕鳥抗體技術逾20年,他觀察到鴕鳥有幾個特點。首先,鴕鳥是現時全球最大型的鳥類,擁有極強的免疫系統,壽命長達60至65歲,很少會因為細菌或病毒引致疾病而死亡。此外,鴕鳥體型非常巨大,繁殖力強,蛋長15至20厘米,重達1.4公斤。據悉,雌性鴕鳥約3歲就會性成熟,生育期長達55年,每年可以產約100隻蛋。

塚本康浩發現,鴕鳥有一種保護後代機制。若將某種病毒或細菌的抗原注射入雌性鴕鳥身上,雌鴕鳥除會在自己的血液產生抗體,亦會將抗體傳到蛋,即使未受精的鴕鳥蛋也會含有大量抗體。

每隻鴕鳥蛋可以提取到4克純抗體,相當於由約800隻兔子的血液提取到的抗體。鴕鳥抗體生產成本,大約是傳統抗體千分之一,可以大幅降低抗體的生產成本、普及應用,亦可以避免為了製造和抽取抗體,犧牲大量動物。此外,鴕鳥抗體耐熱及耐酸鹼,可以製造多種用品,商業潛力極大。

2007年,塚本康浩和一家日本公司合作,從鴕鳥蛋提取出流感病毒抗體加到口罩表面,試製出鴕鳥抗體口罩。2008年,他正式授權該日本公司大量生產鴕鳥抗體口罩,成為全世界第一種鴕鳥抗體產品。每隻鴕鳥蛋提取4克純抗體,可生產8萬個抗體口罩。雖然沒有出口,但截至去年底,該種口罩在日本市場的累積銷量逾1億個;以零售價每3個10美元(約78.5港元)計算,累積零售額已逾3.33億美元、約26億港元。

其後,塚本康浩陸續和其他日本公司合作,授權推出含鴕鳥抗體產品的噴霧、牙膏及嗽口水、護膚品、糖果及食品等,合共逾100款;鴕鳥抗體避孕套正在試產之中。

公司如研究者經理人 處理授權合作

2011年初才成立的Zeal Cosmetics Inc.,為第一家獲授權推出護膚品的公司,也是授權產品最多的公司。創辦人兼主席前田修以往曾經營食品廠,透過外判生產,仍然順利推出鴕鳥抗體護膚品。現時,Zeal Cosmetics的鴕鳥抗體護膚品已經在日本約5000家診所及5000家髮廊上架銷售,亦有在法國及新加坡個別診所有售,以及透過網購渠道等小量賣到外地。

至於去年才成立的Bioboutique Beauty Lab,大股東也是Zeal Cosmetics,MAZ World是小股東,行政總裁是美國人,曾經在美國化妝品公司任職。Bioboutique專攻外國市場,產品定位較高檔。由去年9月開始,其鴕鳥抗體護膚品已經開始在美國部分高檔百貨公司有售。美國不少以時尚為主題的網媒也曾報導過Zeal Cosmetics或Bioboutique的鴕鳥抗體護膚品。

重川元志表示,MAZ World和塚本康浩合作關係緊密,該公司近年就像塚本康浩的經理人公司,專門替對方處理和其他企業授權合作事宜,並為國際市場設計各種鴕鳥抗體產品。

MAZ World成立於2012年11月,至今已在有關鴕鳥抗體業務投資約300萬美元(約2353萬港元);公司於2017年上半年在香港科學園設立分公司。現時,分公司有6人,分別來自日本、台灣、香港、新加坡、印尼。公司有意和本地大學合作研究,將鴕鳥抗體加進雞和豬飼料代替抗生素。

擬大中華區售抗流感口罩

此外,MAZ World希望找到合適的廠商合作,在中國內地、香港或台灣生產鴕鳥抗體口罩,在大中華區銷售。重川元志表示,現時鴕鳥抗體口罩能夠有效應付H1至H7流感病毒及B型流感病毒,相信在大中華區會有相當大的潛在需求。

日本公司現時使用的鴕鳥抗體,提取自日本西部多個鴕鳥養殖場出產的鴕鳥蛋,養殖場屬於京都府立大學投資公司所有,共飼養約550隻鴕鳥,其中大部分為雌性。

明報記者

[薛偉傑 行銷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