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新形勢

內地經濟「道阻且長」

文章日期:2018年12月30日

【明報專訊】內地經濟正迎來10年最嚴峻的時期。貿易摩擦尚未解決,資本市場困局仍在,增長前景不明,內需、出口增速回落,投資力度未能有效提振等等。

央行政策不再大水漫灌

1月到11月,出口大省——廣東的出口僅僅增長了2.6%;上海市的投資增速只有5.4%、消費僅增長7.9%;江蘇投資增長5.6%、民營工業僅僅增長4%。11月,浙江規模以上工業增長5.6%,用電量只增長了3%。

內地最發達的四個省市表現乏力,整體經濟高品質發展之路必定「阻且長」。相關統計資料表明,2017年7月至2018年7月,江蘇有2461家年產值2000萬元以上的工業企業倒閉,其中絕大部分是民企。

中美貿易摩擦延續至今,市場信心受到衝擊,投資者觀望情緒日益加劇。官方智囊——中國社科院主動調低明年經濟預期,投資、消費增速繼續回落概率較大,GDP增速觸及前所未有的6.3%,比今年的預期目標再低0.2個百分點。

宏觀經濟政策的兩大主要工具是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應對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時,兩大工具「雙劍合璧」,其運用相對而言行雲流水。

當年的刺激政策直接導致兩大後果:貨幣超發推升資產泡沫,地方債務高企。地方政府債務、企業債務、居民債務都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其傳染性波及投資和消費,負面效果逐漸顯現。

今年的經濟形勢再次轉差,要實施逆周期調節,貨幣政策進一步放鬆是可選項,但央行顯然不想大水漫灌,「穩健的貨幣政策」仍然是錨,當然針對性和靈活性的運用必須強化。

共用經濟天使墜落人間

對貨幣政策的掣肘部分來自於所謂的「互聯網金融」。曾經的天使「共用經濟」不斷「墜落人間」,P2P也從喧囂走向平凡,更不用說其中的破產和「跑路」。沒有遵循金融本質的FINTECH創新不再是「神話」,央行的貨幣政策肯定不會幫助延續其「造神運動」。同時,房地產市場趨冷,但價格水分尚未被有效擠掉,央行若再次大規模放水,資本就會繼續接力維持並推高房價,老毛病沒解決,新問題又出來。所以,綜合觀之,央行的「穩健」會繼續。

當然,央行的手腳也受到束縛,它的工具箱裡可選工具已經不多,可以定向降準,但全面下調利率的政策效果難以有效把控,如果美聯儲停止加息甚至減息,央行的騰挪空間會大一些。

財政政策未必「長袖善舞」

財政政策的作用面前移,大規模減稅降費和增加基建投資被委以重任,以期結構的政策組合持續助力經濟增長。當局正在醞釀針對企業的減稅降費。國家發改委最近接連批准了上海、杭州、重慶、濟南等地的軌道交通項目,投資總額4000億到5000億元人民幣。易地搬遷等扶貧工程,中小河流治理、小型病險水庫除險加固等水利工程, 5G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也都需要持續的大力度投資。

稅收減少、開支增多,等米下鍋的地方政府對地方債的需求顯著增加,擴大地方債發行規模的「發令槍」已然鳴響。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通過提前下達部分新增地方政府債務限額的議案後,以往3月份全國「兩會」批准之後才可發行的地方債可以提前入市。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辦公室也將推動盡快啟動永續債發行。

財政部依然謹慎,擔心債務的韁繩一旦放鬆,就會變得一發而不可收拾。所幸,明年擴張的地方政府債務,主要是專項債,不是一般債,專項債用政府基金或專項收入償還,風險相對較小。財政政策積極,但未必能「長袖善舞」。

[馮其十 神州新形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