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新形勢

開闢新增長點 內地最大難題

文章日期:2018年12月23日

【明報專訊】中央近日隆重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過去的40年裏,內地主要做了兩件事:對內,解除束縛,對外,融入世界。中國對外開放,美國也對中國開放,西方的技術、資金、市場源源不絕地湧入中國。40年後,中國繼續對外開放,開放力度遠超以往,不僅農業、工業,金融、保險等服務業也都對外打開大門。但美國卻開始提高門檻,直至威脅關門。

對內,經濟下行的壓力猶在。原本寄予厚望的內需增速放緩。企業尤其是私人企業,既缺乏廉價的資金支持,又擔心市場前景。

外部環境生變 內部壓力累積

10年前應對2008年國際金融海嘯時,美國接受了中國國際話語權提升的事實,無論是世界銀行還是IMF。但當中國組建亞投行、籌謀「一帶一路」時,美國將其視為威脅。

在全球,美國對中國經濟利益的態度由40年前的接納,逐漸變為排斥。盟友日本、澳洲、歐盟甚至中歐也對中國充滿戒心。在非洲,美國的新戰略直接對冲中非合作,美國官員公開指摘中國掠奪非洲。在西亞,中國雖然購買大量石油,但無法匹及美國的話語權,石油美元是無法繞過的門檻。相對可靠的地方,只剩下了東南亞。中國不願低頭,「該改的、能改的我們堅決改,不該改的、不能改的堅決不改。」

對特朗普頗具挑戰意味的是,他對中國的國有企業戒心十足,但恰恰是國有企業——中糧集團按照G20期間中美兩國元首達成的共識,購買了兩批美國大豆,幫助特朗普緩解了國內政治壓力。

倘華為撤出5G 損失不止中國

雖然千方百計抵制華為,但兩國在科技領域的競爭、互補已成事實。倘若華為徹底撤出5G市場,承受損失的將不僅僅局限於中國。

外部環境生變,經濟下行壓力累積。中央再次寄望基建,地方希望解套房地產。雖然對地方債保持高度警覺,但國家發改委一改上半年的謹慎,轉身支持大規模基建,批覆的上海、杭州、重慶、濟南4個城市軌道交通建設投資超過了4200億元人民幣;福州的碼頭、廣東的地鐵也都伸手要錢。

經濟形勢欠佳 出口尤甚

順時,各地就開始大規模修建鐵路、公路、碼頭、機場、大橋、大壩。資金主要來自政府財政、國有商業銀行貸款。美國聯儲局今年4次加息,中國人民銀行卻一直「放水」。調控了兩年多後,地方政府再次蠢蠢欲動。基建拉動效果不彰的菏澤等地難以承受壓力,開始試探性地為樓市解套。

這也暴露了內地經濟如今面臨的最大難題:如何在出口、基建、房地產之外尋找新的增長點。

[馮其十 神州新形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