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說亮話

湯文亮:疫情全球攬炒 反利香港重生

文章日期:2020年3月27日

【明報專訊】去年下半年開始,香港不斷受到激烈社會運動摧殘,除了少數幾個行業外,大多數都受到拖累,做生意的人其實唔知道可以捱得幾耐,當時情况真的是「冠蓋滿京華,斯人獨憔悴」。全世界只有香港受社會運動拖累,其他地區不但沒有受到影響,甚至成為受惠者。以新加坡為例,不少跨國企業總部轉到當地,亦有不少國際會議因香港有危險而改到星洲、吉隆坡等地。香港人睇住大量生意遷離,但又能夠說什麼?

在去年下半年,香港舉行過無數次社會運動集會,其中一次在愛丁堡廣場舉行,叫「我要攬炒」,當時我路經該地,睇住熱情高漲的集會,覺得很無奈,我企了兩個小時,好彩當時警察比較溫和,而且集會又獲得不反對通知書,倘若是現在,我可能被要求擔保。當我打算離開的時候,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我要攬炒」的背後可能有其他意思,只要全球攪炒,香港可能會逃出生天。

不過,想下就可以,除了打仗之外,全球又怎可能攬炒?但世事無絕對,新冠肺炎病毒突然殺到,本來武漢封城,全世界國家都應該早要準備,可惜在美國總統特朗普連番表示新冠病毒是很輕微,只是強化了的流感,導致歐美各國都掉以輕心,最後病毒造成全球大爆發,全世界攬炒。老實說,香港也是受害者,不過,其他競爭對手的經濟環境亦被病毒拖慢,大家又重新起跑。換句話說,新冠病毒給香港有機會重生。

疫情過後 先復元者勝

當香港受到社運蹂躪時,大家都認為最大受惠者應該是新加坡,而事實上,新加坡在世界各項排名,早已拋離香港,甚至連全球自由度最高城市,都已經從香港手中搶過來。當大家以為新加坡已經不將香港放在眼內,原來又不是,新加坡雖然沒有社運,甚至受惠於香港社會運動,但去年經濟環境已經轉壞,坡元已經貶值7%;淡馬錫又投資失誤,總資產由738億美元降至503億美元。本來這些都是國家大事,只要國民生活水準保持,就不會有事。但原來在今年1月,疫情未開始爆發時,新加坡有434宗個人破產個案,高於受社運蹂躪的香港,這是一個經濟轉壞的確實數字,我相信很少人會預測得到。

在疫情過後,大家重新起步,今次我睇好香港,因為香港人已經冇後路,知道不能夠承受另一次社會運動衝擊,復元的速度將會優勝過其他國家。事實上,在疫情過後,誰先復元,誰就是勝利者。

紀惠集團行政總裁

[湯文亮 敢說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