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說亮話

湯文亮:低息初期是糖衣 後期是毒藥

文章日期:2019年12月27日

【明報專訊】有老友引述大銀行家說話,香港低息會持續多三年,他又知道我們公司的資產負債比率非常低,於是話我雖然將公司做得唔錯,可以接受但並不完美,應該還有進步空間,因為負債比率低代表我們可以持有更多資產,而我沒有做代表我未能睇通時勢,未能為公司增值。

老友口脗好似我老闆,而事實上我老闆亦不會這樣說,因為我們正是睇通時勢,即使低息環境能夠持續多三年,但已經是十多年低息環境末期,低息其實是糖衣毒藥,初期是糖衣,後期是毒藥,但很多人將事實掉轉,當低息環境開始,他們認為是毒藥,利息隨時會掉頭回升,資產就會貶值,到了現在,不少人反而認為低息是糖衣,現在買樓可以「日日賺」,如果連糖衣和毒藥也分不出,想賺錢就很難。

10多年低息已到末期

我知道老友是雞蛋裏挑骨頭,搵一些事取笑我,於是我問他在這兩年有沒有買樓,如果有,他是否願意接受原價將所買入的單位賣走,買家負責所有包括印花稅在內的使費,我還未講完他已經話願意,由此可見,在這兩年買了樓的人都算做錯了一個决定。

其實,大家心中都知道低息環境已經去到末期,如果加息,資產價格就會受到衝擊,倘若大家知道低息環境只能持續多三年,我相信有很多人不敢現在入市買樓。

我對低息是否能夠持續抱樂觀態度,因為息率話事人美國政府欠下大約24萬億美元債務,如果加息即是搵自己老襯,能夠減息1厘,每年慳回2400億美元利息,多過從中國收取的關稅一倍。所以,唔加息是對美國有利,但不是美國每一位總統都懂得這個道理,如果不是特朗普做美國總統,美國最少比現在高多1厘利息,而且沒有減息空間,所以,我認為低息環境最少持續多3年,除非特朗普不能夠做下一任美國總統,但實話實說,我雖然對低息環境持樂觀態度,但只是態度,而事實上低息已經去到末期,如果現在以低息理由買樓,與服毒差不多。

紀惠集團行政總裁

[湯文亮 敢說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