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說亮話

湯文亮:知否?知否? 應是新肥舊瘦

文章日期:2019年9月12日

【明報專訊】有老友見我無論黃藍陣營,都有很多朋友,令到他很迷茫,究竟我是黃是藍,或者是根正苗紅,於是忍唔住問我。老友其實應該明白,做生意的人是食四方飯,如無必要,都唔會表態,大家可以睇下那些大公司或者地產商,修例引致的示威活動持續了兩個多月,大公司大地產商才群起登報叫政府止暴制亂,所以,我唔表態是很正常。不過,亦有人話大公司是不能一早登報支持政府,因為如果他們這樣做,公司內同事又會登廣告話管理層不能代表他們,所以,在示威活動出現後兩個多月才登報支持政府是可以理解。

講政治失感情 「騎場派不知有幾多」

以前香港人話講錢失感情,現在則是講政治失感情,就算是黃營都有勇武派與和理非的分別,藍營更加不用說,只是藍在我心間,很少藍出面,因為怕畀人起底,老友要我表態,是否想陷我於不義。我唯有同佢講宋詞,我問佢識唔識李清照,她有首詞叫《聲聲慢》,講現在香港樓市非常貼切,「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悽悽慘慘戚戚」。老友話佢唔識,我唯有退而求其次,問佢睇唔睇電視劇,有一套電視劇叫《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睇我的身形咁肥,就知道我是「綠」,好聽的話就叫做中間派,唔好聽就叫做騎場派,在香港好似我這類人不知有幾多,用綠肥來形容亦無不可。

買不買樓都有風險 充滿哲學的「中間派」

老友又問,樓市評論員有沒有中間派,是不是叫人有能力隨時可以買樓,或者是自住就幾時都可以買樓的,就叫做中間派?我覺得這不算是中間派,這只是叫人買樓的理由。真正的中間派應該好似我老友汪敦敬講,買有風險,不買也有風險,中間得嚟又充滿哲學,不由我不服。

老友最後問,現在買樓應該買新樓抑或買二手樓,其實市場已經給了大家一個答案,「知否?知否?應是新肥舊瘦」,舊樓的成交量慘不忍睹。

紀惠集團行政總裁

[湯文亮 敢說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