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說亮話

湯文亮:社會運動的受惠者

文章日期:2019年9月11日

【明報專訊】有做裝修工程的老友話要趁中秋佳節,擺幾圍與老友們共聚共醉。而擺酒的地點在香港南區,目的是要離開港鐵路線,爆發示威的機會會較小。老友同時表示,離開示威區的食肆其實相當爆棚,他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可以訂到幾席。從老友請客,我了解到示威活動雖然破壞香港經濟,但亦有受惠者,遠離示威區的食肆就是其中一批受惠者。不過,經營食肆的人不會承認生意好好,因為他們仍然要要求業主減租。

老友話近日生意做唔切,由於示威者不斷破壞港鐵,港鐵在「贖罪」的心態下,即使示威者破壞至凌晨,港鐵仍然可以在早上開出第一班列車。有此效率,港鐵一定付出為數不菲的維修費,甚至連價都不敢講。老友暗示今年生意額大幅飈升,真的要多謝那些示威者。我不知道這算不算是發港難財,就算係,都是合理的。

經濟轉差 業主借貸增加利財仔

老友的生意額雖然大幅飈升,但相比另外一個搵港難錢的行業,簡直是小巫見大巫。大家應該知道,香港地產在風雨飄搖下仍然可以保持穩定,是因為有大約六成的業主沒有利用他們的物業向銀行借貸。但現在經濟轉壞,那些原本沒有欠債的業主也可能因為其他原因被迫利用物業向財務公司借貸。

由於現在向銀行借錢需要相當時間,財務公司當然歡迎那些有抵押的私人貸款,因為在幾個月之後,債仔就會將物業轉按至銀行,現在不但可以收取高息,亦不用擔心債仔不還債。

銀行有條件收取高息

在過去幾年,銀行因為受逆周期措施管制,很難將資金貸出,或者只能向按揭客戶收取卑微利息。但經濟轉壞,貸款的人多了,即使他們有物業擔保,銀行仍然可以收取較高利息。如果經濟沒有起色,利用手上物業抵押借錢的業主則會愈來愈多,銀行有能力調高利息上限,換句話說,銀行也是今次社運的受惠者。

紀惠集團行政總裁

[湯文亮 敢說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