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說亮話

湯文亮﹕司長僭建是攬炒式苦肉計

文章日期:2018年1月12日

【明報專訊】我昨日寫了一篇文章話司長僭建可能是苦肉計,不少人話我幫政府講說話,其實並不是,我只不過是以事論事,而事實上政府非常憎我,因為我經常發表有關房屋政策言論,例如在政府推出辣招之前,我已經話要提供足夠供應量,應該取消勾地政策,但上兩任特首都不同意,他們認為樓價是由物業炒家炒起,只要出招消滅炒家,樓價自然會下跌,供應不足只是炒家的說法,到今日,不認還須認。

政府推出BSD,我撰文話內地人知道,既然用自己名義或者用有限公司買樓,都要付15%印花稅,點解唔用有限公司買樓?到要賣走的時候,只要將有限公司轉讓,不但可以免付15%稅,現在是30%的印花稅,而且物業牽涉的違法行為,例如僭建、欠管理費等,根本可以不用理會,政府連聽都費事。

涉達官貴人 上屆政府無力解決

現在,已經有數之不盡的物業由有限公司持有,買賣物業已經改為公司註冊處,而非土地註冊處負責,僭建根本不是一個問題,不會影響物業買賣,大家以為現在的官員不知道,當然不是,他們絕對知道來龍去脈,但無能為力而已。

唐唐做不成特首,或多或少都是因為住宅有僭建,CY是既得利益者,又是測量師出身,應該把握機會大刀闊斧解決僭建問題,但CY見目的已達,做了特首之後就以和為貴。

老實說,可以僭建的物業,面積一定相當大,業主的身分自然亦相當顯赫,面對那些達官貴人,CY又能夠做什麼?僭建的問題,隻眼開隻眼閉算了,在CY的5年任期內,我相信新僭建的數量比任何一個時期為多,如果律政司長今次不兵行險着,問題很難解決。

有人話律政司長非常不智,應該知道將會做律政司的時候,首先就要解決僭建問題,我認為司長這樣做,她反而不適合做律政司長,其他人會指摘她知道將會做律政司長才清拆僭健,雖然可以消除法律責任,但政治智慧是零,情况比阿松偷步買車更加嚴重。所以,我不理會其他人怎樣說,認為政府今次行的一定是苦肉計,是攬炒式苦肉計。

紀惠集團行政總裁

[湯文亮 敢說亮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