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言壯語

【豪言壯語】加按息的賭注

文章日期:2018年8月10日

由美聯儲在3年前宣布加息的一剎那,香港的加息步伐已經可以預見,只是時間實在拖得太長,所以當本周5大銀行先後宣布加按息後,連一向壞消息當好消息的按揭中介,都高呼「加息周期已經開始」。看來3年時間,不但是普羅大眾的耐性,就連業界的耐性都已經被消耗掉。而且,一眾大行還要多謝花旗,因為花旗這次下對了賭注,幫它們從困獸鬥中大腳解圍。

按揭息率上調並非今日才發生的事,在2013年和2017年曾經出現過,但今次與當時最大的分別,是由市場力量推升,且由中小行帶頭。過去兩次加按息,全因金管局出招,要求銀行提升按揭業務的資本金下限,再向大行施壓,以致匯豐等大行在資金相當充裕的情况下象徵式加息,而且只維持了一兩個月。

但今次的背景是美聯儲已經加息7次、港匯一直走弱及銀行體系總結餘在第二季減少了700億元。在這背景下,一眾銀行的資金成本確實上漲了,一年期拆息及定存息都已超過兩厘,若果按息仍維持在2.15厘,若計及營運成本,銀行有機會蝕本。貌似輕鬆應對的大行,其實暗地裡不斷在評估,只因按揭業務是重心,而大行之間競爭太過激烈,沒有人敢發第一槍。

因此,花旗的賭注下得對。上調H按鎖息上限,其實並非花旗首創,早前永亨已低調地做過。但花旗清早來個wake up call,高調地公布這件事,顯然是要製造噪音,給予其他銀行壓力。配合金管局「口頭了解」,翌日陸續有細行跟加,逼使大行漏夜開會商討對策。

花旗的賭注下對了之後,輪到一眾大行的賭注。H按鎖息上限幾乎清一色定在2.35厘,P按的息率則定在2.25厘。這輕微的分別,就是銀行的賭注。因為僅僅0.1厘的差距,代表每100萬元貸款每月多供50元,看似小數目,但足以讓銀行向客戶推銷,把新造按揭更多地撥向P按。選用P按的比例曾經在2012年達到9成,至2014年銀行鬥減H按息,H按比例才超越P按。如果真的如市場預料,P按比例回升至雙位數字,下一步銀行很快就會加P。

銀行下了賭注,輪到大眾下賭注。雖然銀行借貸前一定要做足壓力測試,但今輪加息不大可能加3厘,假設只加1厘,以6月份每宗按揭貸款平均借400萬元計算,即每月供款只多了2000元,這就解釋了為何6000名買樓客仍願意排隊排到去西隧。而那些買不到樓的人也在下賭注,反正已經沒甚麼可以輸,這個賭注就是加息會令樓價下跌。可惜息口只是影響樓價的其中一個因素,今年即使加P,已長年傾向一邊的天秤,不見得會因此變得平衡。

文濤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