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言壯語

【豪言壯語】中國式清潔能源

文章日期:2018年6月29日

「清潔煤炭」(Clean Coal)究竟是否屬於環保項目?或者,這個世界究竟有沒有所謂的「清潔煤炭」?關於這個問題的討論沒完沒了,中國與歐洲國家誰都不肯退讓半步。然而,就如許多經濟、政治以致人權等龐大議題,在「清潔煤炭」這一方面,西方國家同樣沒有讀懂中國的意思。

近年綠色債券的發行規模有爆發式增長,各國亦逐漸建立起規範標準,然而最大的分歧在於大家對「綠色項目」的定義有所不同。西方國家認為,與石油或煤炭等傳統化石燃料相關的項目不應該被認為符合綠色債券標準;但中國卻偏偏把「清潔煤炭」也納入綠色項目的範圍內,惹來「漂綠」的批評。

歐洲及中國都各自對這一點企得相當硬。在早前一個綠色金融論壇,雙方唇槍舌劍,為這個沉悶議題添上色彩。前人行首席經濟學家馬駿是座上客之一,他認為既然歐洲與中國有不同標準,何必要完全一致,其實可以求同存異。但歐洲的銀行及基金界代表完全不認為可以求同,他們斬釘截鐵地說,煤炭項目就是不可能是綠色的。

中央財經大學的王遙則直接回應,她指各個國家有不同的經濟發展階段,亦有不同的能源制度,有需要就綠色項目作出一致的定義嗎?中國唯一能做好的是如何向海外投資者清晰披露兩個不同標準之間的差異,讓市場去定斷。

如果認為任何國際投資者也像與會的歐洲代表一樣,對綠色定義都可以企得很硬,這種想法可能不太實際。中國在綠色債券市場上,正逐漸扮演重要角色,去年全球共發行1555億美元綠色債券,中國發行人佔225億美元,是第二大發行國家。當中國主導這個遊戲時,遊戲規則也就逐漸要跟中國的一套。

澳洲前總理陸克文對中國有這樣一句相當準確的評語︰「也許西方分析最大的失誤之處,就是認為一旦中國的經濟實力開始匹敵美國,習近平會繼續保持自由的、基於國際規則的秩序。再一次,這個期望與眾所周知的事實相悖。」

在綠色金融的發展上也一樣,中國可能壓根兒沒有想過要跟從國際規則。中國想要做的就是守住自己的原則,當規模逐漸龐大到由中國做主導時,國際投資者慢慢就都跟從中國標準。

但話說回來,「清潔煤炭」這個詞語其實是由美國煤炭業界所發明,他們解釋是電廠利用碳捕捉和儲存技術,將燃煤過程中的二氧化碳捕捉並儲存於深層地底,最終達至低碳燒煤。

中國有7成的能源來自煤炭,假若能夠用一種低碳的形式去消化這些過剩產能,不失為兩全其美之法,但問題是要真正做到清潔煤炭,成本可能較發展其他可再生能源更高。况且,又有誰能夠監督中國的燃煤電廠,只把資金用於應該用的地方?

文濤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