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言壯語

【豪言壯語】香港:一路向北已到盡頭

文章日期:2017年12月29日

日本早前選出今年的年度漢字,結果是「北」,如果香港也有年度漢字,或者不止今年,可能從過去幾年開始,結論都會是「北」字。此「北」不同彼「北」,日本所指的是北韓、九州北部及北海道,香港的「北」,從經濟角度看無疑就是北水。無論房地產、股市或銀行業,北水對香港的影響力都愈來愈大,但香港在內地的影響力卻是愈來愈小,香港的「踏腳石」使命,彷彿已經接近盡頭。

每年12月,香港金管局都會與香港銀行公會的成員共同訪京,但與以往不同,近兩年的訪京團變成純粹的禮節性拜訪,無論到人行、國務院或哪一個部門拜訪,都沒有逼切要討論的問題,簡單匯報後就是拍照環節,所預留的一小時都沒有被用足。或許一眾「賓架」都心中有數,今年開始不再有重要議程,整個行程他們最期待的,就是晚上去「大董」吃烤鴨。

從2000開始的國企赴港上市潮,到2003年中銀香港獲委任為人民幣清算行,之後是2005年人民幣匯改,然後到近年的QFII與QDII,及一系列互聯互通機制與基金互認,中央給了香港一個又一個的重要使命。但就在今年,A股終於獲納入國際指數,然後是債券通的推出,兩地合作彷彿已完成重要的階段,股市互聯互通也只剩微調的空間,再進一步開放就是全面開放。

從中證監副主席方星海身上,可以看到香港金融業所缺乏的魄力。在過往幾年,中證監由他作代表與MSCI就是否納入A股進行「談判」,直至今年6月正式宣布納入的一刻,方星海指出這僅僅是其中一步,接下來中國要「想方設法把更多好公司留在內地上市」,直言不想再讓中國的公司走到美國、走到香港。

與上一代的重要財金官員不同,方星海80年代自清華畢業後便赴美留學,博士導師是後來取得諾貝爾經濟學獎的Joseph E. Stiglitz,博士畢業後他在世界銀行工作了5年才回國。在這個新一代的海歸派高級官員心目中,中國市場是要持續開放,香港只是過程中的一員。而且他有一個更宏大的心願,就是透過在境內發展原油期貨市場,取得這個重要商品的定價權,而在這一點,香港甚至沒有任何角色可言。

內地談的是開放,香港金融業卻是自滿於背靠祖國的優勢,比如說,自豪於全球最主要離岸人民幣中心的地位,而不去設想當人民幣不再分離岸與在岸後,香港屆時的角色是怎樣。香港金融業活在當下,卻又對當下的巨變視而不見。

今年11月,國務院宣布開放外資對境內金融業的持股限制;12月,在第九屆《中英經濟財金對話》中,中國與英國同意加快推進滬倫通,並把兩地債券通及基金互認納入討論議程。過去二十年,內地對香港逐步開放。展望2018年,內地將繼續開放金融市場,但對象已經不再是香港了。

文濤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