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言壯語

【豪言壯語】勿向香港支付市場亂扣「落後」帽子

文章日期:2017年12月2日

抵受不住「群眾」壓力,八達通近日終於宣布推出QR Code(二維碼)支付服務。在微信支付及支付寶等內地參與者大力鼓吹下,仿佛用二維碼才是王道。回想起本港某政府高層日前跟筆者慨嘆,「大家常說香港缺乏電子支付工具,其實說的只是缺乏二維碼支付工具。」

同樣的屈委可以在八達通行政總裁張耀堂口中感受得到,在二維碼服務的發布會上,被問到用二維碼及用八達通原有的NFC(近場通訊)技術,在付款速度上的分別時,他尷尬地說,其實用NFC技術最快只須0.3秒,用二維碼付款肯定較慢。「我們是為了回應市場訴求,推出更多元化的電子支付服務。」

但同一時間,騰訊及阿里巴巴的員工卻欣喜若狂,大肆在朋友圈宣揚他們在推動香港電子支付市場的「功勞」,單純把過往的士業界及部分小商戶只收現金的問題,歸咎於八達通「不思進取」,漠視香港與內地市場在本質上的分別,也對港人一卡在手、幾乎大部分情况已可做到「無現金」的成果視而不見,也讓中港之間的矛盾,在支付市場上燃起火頭。

這完全是營銷手法帶來的惡果,外來者在進軍香港時,只顧把自有的標準套在香港身上,不接受它們那一套的,通通被冠以「落後」的罪名。無疑他們達到了營銷效果,引起了廣泛討論,但討論的焦點卻變為「叫雞都可以用支付寶好方便」或「上等人不用支付寶」,對建立良好及多元化的支付生態,是幫倒忙。

我們衡量一個社會的進步程度時,是否該以「無現金化」作指標?我認為不是,而是該以兼容度作指標。社會應同時容納八達通,也能照顧部分外來人對二維碼的需求,同時,外來參與者不應該漠視部分港人對使用現金的需求。只有做到如此多元化、高兼容度的支付生態,才是進步。

况且,以支付的角度看,八達通並不落後,它在20年間已經把網絡幾乎鋪滿香港多個場景,主要拒絕電子支付的小商戶及的士,不會因為改用二維碼就能被說服。但在搭建好支付網絡後,八達通沒有進一步去利用好當中的網絡及大數據,是它從領頭人,變成被針對對象的轉捩點。

過往,八達通充做好了「支付1.0」,即令個人日常消費變得更便利。而常常有人詬病八達通沒做好「支付2.0」,即加入一些增值服務,絕對是不公平的批評,因為八達通日日賞做的正是這些增值服務,而不少屋苑以八達通識別個人身份,更令其開拓出支付以外的功能。

至於「支付3.0」,即結合大數據的分析,了解客戶的消費習慣,再向商戶提出營銷方案,是令支付工具進入另一層次的關鍵。在內地,這種業務模式已逐漸普及,但在香港卻有很大的爭議,尤其是2010年八達通被指把客戶資料出售,事件發生後,更突顯港人對私隱有相當高的要求,以致八達通今年年初仍說,要開放數據,必先解決私隱問題。

真實的情况是,港人並非落後,而是重視私隱更甚於便利。下次當有業界企圖把內地模式複製至香港而又失敗時,先不要控訴香港不思進取,而是先檢討自己,有沒有認清港人需要,然後找出一套能更好平衡私隱及便利的方法。

文濤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