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言壯語

【豪言壯語】香港的萬曆十五年

文章日期:2017年11月10日

2013年4月,騰訊文學注冊成立,後成為閱文集團;當年9月,騰訊(0700)入股獀狗;年底,易車的汽車融資業務開始運作,後成為易鑫集團。當年,騰訊股價直逼拆細前的500元,大家質疑是個大泡沫。4年後的今天,在收割了上述3單IPO後,騰訊市值已是當年的4倍。的確,這世界沒有只升不跌的資產,但科技及互聯網的發展沒有頂點,這是金融理論無法解釋的。

隨著閱文、搜狗本周分別在港美上市,下周又輪到易鑫,騰訊在短短兩周內已有3宗大收成,而且每一宗IPO的估值都水漲船高,下一步,騰訊音樂上市已是箭在弦上。市場質疑,現在正重演過往多次金融危機前夕。無疑TOM集團和阿里巴巴在港上市,都標誌著股市盛宴的終結。但如果回顧2013年中國科網市場發生的事,或許能更了解因果關係,不至於把現在與2000年的泡沫作出比較。

吳文輝在十多年前創立起點中文網時,也只是與幾名志同道合的網友,放棄正職,抱著嘗試的心態。往後的故事是,起點中文網被盛大收購,而吳文輝則出走至騰訊,利用微信的平台讓騰訊文學迅速發展,最終與盛大合併,組成閱文集團。種種恩怨卻不能掩蓋其成功的故事。透過VIP制度,閱文成功培養忠心的讀者及作家,孕育出《鬼吹燈》、《步步驚心》等名作,在不尊重版權的網絡世界,創建付費閱讀的風氣。

香港近年也同樣興起網絡小說,卻始終未能形成完善的生態圈。誠然,內地創業者的成功是因為他們站在風口上,但香港也同樣出現類似的風口,只是沒有人能夠成功掌握。易鑫的成長,也是站在互聯網的風口上,回應汽車行業的需求,同時做了銀行所不做的業務。

同樣在2013年,農曆新年期間,馬化騰派利是,引來近萬員工在深圳總部排隊。騰訊的高管團隊開始想,是不是可以利用手機派利是。就在當年,微信支付上線。2014年的農曆新年,騰訊首次推出微信紅包。

2012年及2013年,Facebook和Twitter相繼上市,2014年Facebook收購Whatsapp,如果說當年是美國科網巨頭的收成期,現在輪到中國科網巨頭收割它們的成品。

同一時間,香港在2013年發生了甚麼?Google在當年決定捨棄在香港建立數據中心,投向新加坡;港視不獲發牌;證監會拒絕阿里巴巴來港上市。香港初創公司選擇北上發展,WeLab在2013年開始「我來貸」的業務,涉足內地龐大的非銀行族。同樣是香港人成立的錢方,在2013年獲得紅杉資本入股,在內地大展拳腳。

如同處於萬曆十五年一樣,2013年的香港,對周遭的微小變化毫不敏感,沒了解到世界正發生巨變。缺乏創造性的社會,從制度上局限了發展,一步步地邁向衰落而不自知。

文濤

(本專欄文章不代表明報立場)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