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緊要有C

【專欄】擔驚受怕 商場聘請「天文台」哨兵

文章日期:2019年9月10日

記者進行街訪問大家怕的是警察還是示威者,答案可能昭然若揭,這是以721與人831的分別。「反修例」運動發展迄今已經超過3個月,由單純的反修例已演變成「攬炒」,包括拒絕消費及在商場內集會唱歌。對商場管理員而言,小規模集會只會有限度影響商店生意,倒是防暴警進入商場搜捕會造成巨大陰影。據了解,港九不少大型商場開始自救並聘請專人留意四周人流狀況的「天文台」(即是哨兵),負責報料。

香港不少商場的股東是上市公司或某程度參與內地政治(例如政協等),一方面不能開宗明義阻止警察進場執行任務,另一方面亦不能限制身穿黑衣的示威者進入,結果衍生了叫哨兵的新工種。什麼是哨兵?所謂的哨兵可以是外聘僱傭兵,亦可以是內部調動,最特別是這些哨兵都大隱隱於市,會在這商場的內部及四周留人流風向,包括示威者及警察的舉動,會否對商場顧客造成壓力。

示威者日後到商場集會時不妨留意身邊有沒有這類「天文台」,不過作為其中一位經常逛商場偶爾表達立場的市民而言,對這類「天文台」的恐懼有限,倒是怕那些喬裝成記者、醫護甚至示威者的警員多些。據了解目前不少商場有聘請年輕人作為「天文台」哨兵,那些商場包括新X市廣場、崇X百貨及IXC商場等等。

另外提一提,示威者經常強調要「攬炒」,但我早已指出金融上不會是單日到銀行提款換成美元便叫「攬炒」,但他們減少消費卻對那些依賴收租的公司構成壓力。以九龍倉(004)為例,公司在2017年將旗下商廈項目分拆,包括海港城、時代廣場、荷里活廣場、會德豐大廈、卡佛大廈及The Murray等等資產。這些商場大都受內地遊客鍾愛。

九龍倉置業(1997)2018年的收入及盈利分別達164.81億元及180.27億,其中一個海港城(包括酒店)的收入已經達到61.65億元,撐起三分之一間九龍創置業。若再將九龍倉置業旗下3個主要商場的零售額加起,已佔香港整體零售銷售額合共10%,單是一個海港城(包括酒店)已為公司帶來73%收入及76%營業盈利。

示威者要明白,「攬炒」不是一天的事,和理非可以做的其實很多。

李鴻彥